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胡建人次广东人

福建人x广东人

1
广东人是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一个热爱旅行、美食和生活的小白领。
广东人要去福建出差,于是他整好了衣服,还有几瓶保养瓶,一袋枸杞干,坐高铁直奔这个隔壁省份。
接待他的是一个福建人,普通话很标准,没有像网上一样f和h不分,而且声音还有点好听。
这让广东人有点失望。
毕竟广东人一讲粤语就停不下来这件事是真的。

2
福建人没有急着带广东人开会,他先带广东人去吃午饭。
都是沿海城市,两个省份的主要吃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口味上有不同。
广东人喜欢新鲜的事物,在福建人的推荐下吃了肉燕,吃了鱼滑汤,也吃了土笋冻。
当询问福建人最后那个美味食品的原材料时,福建人脸色微微变了变,接着嘴角扯出一个略带戏谑的笑:“沙蚕。”
又耐心地补充科普,是一种软体动物,直接点说就是一种虫子,长相类似蚯蚓。
广东人“噢”了一声,看着盘子里的小可爱们,面无表情张开了嘴。

3
广东人吃完一整盘土笋冻时隐隐预感到自己吃太多了。
至少这个虫子,他半年内不想吃了。
福建人等他吃完,停下了写报告的笔,带着广东人去公司开会。
中间坐车坐过站导致迷路,拿出导航走了半天的,暂且不提。
因为是夏末,天气还有点炎热。到公司的时候两人已出了一身的汗,好在空调的冷气服务还算周道,也就抚平了广东人心里对福建人路痴的碎碎念抱怨。
福建人倒了杯茶,广东人自然而然伸手要接,福建人眯眼一笑:“不给。”
广东人:“?”
广东人:“??”
广东人决定自力更生。
正当他起身准备去倒茶的时候,福建人把茶塞他手里,耐心地解释:“太烫了,我手比较凉,给你冰一下。”
广东人:“?”
莫名其妙。
甚至有种心动的感觉。

4
开会时广东人坐在福建人身边,福建人坐得端端正正,一手在笔记本上有模有样地划着,广东人其实想开个小差,不过项目比较大,而且在座的似乎都很认真,他也只好努力聚精会神听讲。
熬过两个小时,广东人的笔记本上认认真真记了三页。他翻了一下笔记,找到空缺的地方,毕竟开会的这位领导语速比较快,有一会儿PPT翻得跟动画似的,实在跟不上。
广东人戳了戳福建人的胳膊:“哎,这里要写啥?”
福建人瞥了一眼,道:“我一会儿向项目总监要一下PPT给你。”
广东人眼睛一亮,点点头,续而厚着脸皮道:“你笔记借我抄一下?”
福建人把笔记本推给他,五颜六色却又精炼规整写了满满一面,广东人下意识翻了一面,就见后一张纸画了个昏昏欲睡的广东人。
广东人:“……”
广东人:“你做乜?”
福建人:“闲得发慌。”
福建人:“诶诶别撕,撕了算你买画啊。”
广东人据理力争:“侵犯肖像权了。”
福建人:“……”
福建人:“算了算了,你拿吧。”挥了挥手。
于是广东人小心翼翼把画沿边缘撕下来,叠好夹到本子里。
接着他看向福建人。
“晚上吃什么?”
“……”

5
广东人被福建人带出去玩了,而且一玩就是三天,到处跑到处吃,还拉着福建人自拍了几张。
反正不花公家的钱,广东人改签了车票,打算在福建多呆几天。
福建人索性邀请广东人回家住,广东人推辞了一番,毕竟网络说了,要保持警惕性。
当天晚上就跟福建人去了酒吧。

6
广东人喜欢偏甜的东西,所以福建人递过来葡萄石榴鸡尾酒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三杯甜酒下肚,度数并不算低的酒开始发挥效力。广东人拉着福建人的手,深情款款,唱了一首“黑凤梨”。
这并不算什么,紧接着广东人展现了粤语优雅骂人的操作方式,反正福建人是听不懂。
但他出于不让广东人一个人寂寞的心,礼貌地回了几句“腻罢五”。

7
福建人把醉酒的广东人扛回了速8酒 店,丢床上,自己也躺上去,喘口气。
接着广东人就把手臂压了上来,紊乱的呼吸就在福建人耳侧,温热,还带着一股葡萄味。
他说:“广……广东人……吃福建人……”
福建人:“……”
福建人眼神一暗,一翻身子跨坐在广东人身上,嗓音有些沙哑:“你说什么?”
广东人嘟囔:“沙蚕……”
福建人俯下身子,惩罚性地咬了咬他的唇:“你刚刚说什么?广东人什么?”
广东人迷蒙着双眼看着他,努力让当机的大脑运转了0.1秒:“广东人吃福建人……”
接着可能是意识到自己不能给同胞丢脸,广东人伸手往福建人身上扒拉想翻身,只不过由于酒精作用,反倒像在暗 示催促。
福建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广东人办了。

8
一边办一边还问:“谁吃谁?”

9
广东人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有点异样的感觉。
他翻了个身,下面某难以 启齿的地方传来一阵刺痛,并且被子摩擦皮肤的感觉似乎太过明显了。
广东人睁开眼,扒拉了把头发,在枕头上蹭蹭,磨蹭半天才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空调的冷气打在赤裸的皮肤上,毫无防备的广东人打了个颤,彻底清醒了。
接着昨晚的酒 后小故事也就在脑内自动播放了起来,108 0P,高 清 无 ma。
广东人懵逼了一会儿,看看旁边空无一人,又咬牙切齿了一会儿。
再次展现了一下如何用粤语优雅地骂人。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广东人赶紧伸手去抓,途中又拉扯到了昨晚使用过度的地方,广东人骂了句福建人的尺寸,觉得不对劲,还是改成问候一下福建人本人。
一看手机,就是福建人的电话。
广东人:“……”
默默数了五秒再接。
我绝不开口回话。广东人心道。
“喂?”
“喂。”福建人好听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笑意,“早上好,想吃什么?黄米糕吃不吃?”
广东人屈辱地拜倒在了美食之下:“……吃。”
紧接着那头的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嗓音略带沙哑显得色气了起来:“福建人呢?吃不吃?”
广东人心砰地一跳,还想骂一句,福建人接着道:“送货上门,包邮哟亲。”
广东人:“……”亲你大爷。
福建人继续:“哎,我喜欢你。”
广东人:“……噢。”
福建人:“你多呆几天。”
广东人:“凭什么?”
福建人:“我查了一下,我最近刚好有去广东的行程,就三天后。”
广东人咬咬牙:“那行……”
啊啊啊啊怎么语气硬生生羞涩了起来!
广东人把头埋枕头里,拒绝面对现实。
接着响起了敲门声。
“胡建人,开开门?”

作者有话说:我闽压你粤!!

评论 ( 6 )
热度 ( 9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