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鸟猴 我欠了神明巨多功德

 说实话,在神明中,孙悟空讨厌的神明要数后羿第一。

因着十日并出,草木枯朽,后羿射落了八个,留了一个做太阳一个做月亮,拯救苍生,天庭那些成天懒散的高官们就提了他当神。整天整一个傲气的脸,看着就觉得拽拽的气要散发出大气层了。

孙悟空自己也拽,但看不惯别人牛气哄哄。
因而大闹天宫时,他公报私仇了一把,重点打理了一下后羿的宫殿。后羿正巧没在,他拆得那叫一个痛快。
一棒子一个椅子,两棒子一张床,把整个宫殿都要掀翻了。
后来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天天和枝头上的鸟面面相觑。
那鸟三只脚,他也看了五百年。
再后来随唐僧西天取经,终于修成正果成了佛。
一搬去天庭,哦豁,完蛋玩意。
隔壁住了个白发苍...

2018-10-14

胡建人次广东人

福建人x广东人

1
广东人是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一个热爱旅行、美食和生活的小白领。
广东人要去福建出差,于是他整好了衣服,还有几瓶保养瓶,一袋枸杞干,坐高铁直奔这个隔壁省份。
接待他的是一个福建人,普通话很标准,没有像网上一样f和h不分,而且声音还有点好听。
这让广东人有点失望。
毕竟广东人一讲粤语就停不下来这件事是真的。

2
福建人没有急着带广东人开会,他先带广东人去吃午饭。
都是沿海城市,两个省份的主要吃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口味上有不同。
广东人喜欢新鲜的事物,在福建人的推荐下吃了肉燕,吃了鱼滑汤,也吃了土笋冻。
当询问福建人最后那个美味食品的原材料时,福建人脸色微微变了变,接着嘴角扯出一个略带戏谑的笑...

2018-09-01

今天是中元节。
先生,我很难过让你看到这一切。
我不知您对这一切的评价是非与否,也不知您心情与否。
历史把所有都沉默了,现在的喧嚣在百年后不会留下哪怕一点点的痕迹。
很遗憾我不仅没有能力保护你,甚至连阻止那些口口声声自称爱您的人伤害您。
您是最好的,可他们什么也不是。
我也什么也不是。
先生,中元节快乐。
若您不喜欢这一切,就转身走吧。
神的一切属于您。

2018-08-24

中元:蛇

是之前仓鼠和蛇的那个梗

刘邦是个怕黑的主儿,自从他住进了单身公寓后,每天晚上非得给自己厕所留个灯。
临近中元节的时候,这位在公司里雄赳赳气昂昂的总裁还码了一堆大蒜、十字架、桃木剑等等东西。
当天晚上,房间灯全开,镇鬼的东西搁床头,刘邦还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迷迷糊糊睡着。
突然被人摇醒,刘总裁吓得伸手抓了把蒜往对方嘴里招呼一边吱哇乱叫,被对方一手摁回了立起来的仓鼠耳朵,一手塞回了短短的小尾巴。
如此熟练的手法,刘邦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就见韩信红着眼看着他。
刘邦沉默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我不能吃。”
韩信打量了一番相处了近两年的爱人,道:“我知道。”他伸出食指点了点刘邦的鼻尖,刘邦板着脸瞪视,赶紧收回了以下犯...

2018-08-24

【信邦百日 day076】童话故事之玉龙欢

1
韩信是一条龙。
一条白龙,童话故事中的男二。
作者说,大家已经看腻了勇者杀了龙再和公主在一起的剧情,也腻烦了龙和公主在一起的剧情。
“所以要我和勇者在一起?”白龙用尾巴搔了搔头。
“……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你偷偷补习了吗?”作者翻了个白眼。
最后还是没告诉韩信剧情。

2
韩信拿着长枪在森林里逛荡,他昨天和作者谈了半天,才拿李白的腰带和作者换了变成人的机会。
作者变态啊。韩信想。李白,点蜡了。
森林很大,作者说,因为是龙的领地,所以一定要很广阔很大气。
韩信看到了一个正在采花的姑娘,阳光之下,貌美如花。
这个应该就是公主了。韩信想。
于是他拔腿就跑,他拒绝拐公主这种打破他生活的愚蠢举动。
撞上了空气墙。
韩信龇牙咧嘴一...

2018-08-04

那个少年啊

且鞮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汉书-李广苏建传》班固

1
於靬王很早就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了。
意气风发,气宇轩昂。
年轻人刚来匈奴时,於靬还在房间里专心致志刻木头,刻一群羊。
“嗟!这里头也忒暖和!”
一声大喝,於靬手一抖,这匹羊的角歪了。
於靬恼火地探出头去,便见一青年大大咧咧坐在他的宝贝毛毡上,立刻趔趔趄趄跑过去:“你,你不要坐在我的毛毡上!”
青年搔了搔头:“这是你的毛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起身挪了挪身子,眼看就要坐到一旁的丝绸上,於靬一个飞扑抽走了丝绸,青年还是坐到了毛毡上。...

2018-06-19

 恶犬山山头。
月黑夜风高。
整座山都被黑色与寂静笼罩,只偶有野兽悉簌的声音。
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
山头传来吠声。
“嗷--汪。”
小白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滚下去,心道自己还以为是狼,却是个同类。
小白狗跃上一块山石,化身为人盘腿坐好,开始修炼。
今天的灵气的吸收很是滞缓,估计又是没有月亮的一天吧。
他慢慢放松了心绪,嗅着山上令人安心的草木味,睡意微微上涌。
忽然!
“嗷--汪。”
……又是那只狗。他被惊得从半梦半醒的状态转醒,抚了抚心口,定下神来继续慢慢地修练。
虫子小声的鸣叫融在夏夜的静谧里,像一潭湖水,偶有风吹过有几点涟漪。
夜风轻柔地拂过脸颊,带着泥土的气息,安稳,舒缓。
忽然!
“嗷--汪。”
他蓦地...

2018-06-08
1 / 18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