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_鸣休keydown

酒鱼信邦亮云不拆可逆
欢迎调戏。
沉迷评论。过一阵写原耽。
身负受的攻气。

那个少年啊

且鞮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汉书-李广苏建传》班固

1
於靬王很早就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了。
意气风发,气宇轩昂。
年轻人刚来匈奴时,於靬还在房间里专心致志刻木头,刻一群羊。
“嗟!这里头也忒暖和!”
一声大喝,於靬手一抖,这匹羊的角歪了。
於靬恼火地探出头去,便见一青年大大咧咧坐在他的宝贝毛毡上,立刻趔趔趄趄跑过去:“你,你不要坐在我的毛毡上!”
青年搔了搔头:“这是你的毛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起身挪了挪身子,眼看就要坐到一旁的丝绸上,於靬一个飞扑抽走了丝绸,青年还是坐到了毛毡上。...

2018-06-19

 恶犬山山头。
月黑夜风高。
整座山都被黑色与寂静笼罩,只偶有野兽悉簌的声音。
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
山头传来吠声。
“嗷--汪。”
小白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滚下去,心道自己还以为是狼,却是个同类。
小白狗跃上一块山石,化身为人盘腿坐好,开始修炼。
今天的灵气的吸收很是滞缓,估计又是没有月亮的一天吧。
他慢慢放松了心绪,嗅着山上令人安心的草木味,睡意微微上涌。
忽然!
“嗷--汪。”
……又是那只狗。他被惊得从半梦半醒的状态转醒,抚了抚心口,定下神来继续慢慢地修练。
虫子小声的鸣叫融在夏夜的静谧里,像一潭湖水,偶有风吹过有几点涟漪。
夜风轻柔地拂过脸颊,带着泥土的气息,安稳,舒缓。
忽然!
“嗷--汪。”
他蓦地...

2018-06-08

520 贺文

没什么劲最近。。等我差不多半个月后补发最近差的,别掉粉啊。。


 韩信相亲又失败了。
这回还没来得及其他几位出来捣乱,他自己就自暴自弃吓走了对面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女孩。
韩信坐在红砖的台阶上,敞着腿用手支着头,沮丧地查看着手机里的备忘录和其他几个人格沟通--正是因为他有多重人格,才一直单身至今。
韩泷:请给我找一个强势一点的,都是小鸟依人的不烦吗?
韩淮阴:我是得罪你了吗?非要找一个胖的?
韩影:头脑简单的能排除掉吗?
韩迢:我信基督,最后说一遍。头疼。
韩信想了想,戳了输入在后面写到“韩信:我也头疼,众口难调……”
突然他神色放空几秒,接着露出愤恨的神情拿起手机大力而快速地输入。
韩淮阴:不要胖...

2018-05-20

连载 七罪宗

实在是忍不住了想发。。粉掉得很厉害啊我就当自娱自乐了
出场人物:韩信 刘邦 武则天 妲己 梦奇 孙悟空 庄周
有信邦倾向 庄周有cp倾向(直的)
发个初章和第一章。。有打算追的要做好长期追的准备。。我更的会比较慢,感情发展也打算走慢一点,后期可能打算出本不会放到lof上,要的也可以私戳我我文档发你。。


“喂喂,都怪你,把小家伙们都吓跑了~”
月色下,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从阴影中走出,高跟鞋的敲击金属甲板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女人的面容娇俏妩媚,画了浓妆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朱唇里吐出聊天似的清闲话语:“难得有几个可以给小梦奇吃的,你说,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扎着棕色短马尾的男人冷笑了一...

2018-04-28

清明:拜贤者 酒鱼酒无差

今儿是清明。
剑客呆立在一块石碑前,空荡荡的黑色石碑,掺杂了点黄色或绿色,没旁的什么东西,也没墓主的姓名。
一边立了块木头,倚靠在碑旁,已枯朽了,上头的几个墨字早模糊了,被雨水侵蚀得不成样子。
碑不高,却也因着地势比旁的都高了不少。这毕竟是在一座山上。
雨落下来,打在碑旁的落叶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清明节总是下雨,剑客想,小心地将落叶扫开,自贴身的布囊里取了一两粒果子,想了想又拿了本薄薄的书,仔细看了看黄褐色的封面,悄然红了脸。
他小心翼翼将书摆上碑前,果子立在一旁。
接着白衣的剑客撩起衣角,跪了下来,双手伸前向上,缓缓低下了头。
起身时书面已经湿了,剑客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什么办法。
剑客这年潦倒失意,之前还...

2018-04-05

清明:拜将军 信邦信无差


皇上今天去扫墓了。
皇上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发间的白丝已掩盖不住了。
皇上老了,他记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最后死在不见天日钟室里的青年,青年的墓碑就在帝陵最近的地方。
得知青年的死讯,他松了一口气,那个立下为数不多一点战功的狂傲青年,那把抵在自己喉间的匕首,终于随着绿竹一同消散了。
不仅如此,这也是杀鸡儆猴,那些暗中蠢蠢欲动的一双双手暂时收起了他们的小动作。
时间过得太快了,已经一年了。
虽然他将青年葬在帝陵旁,那也是他偷偷的小动作,那光明正大的将军墓,隔了帝陵四万八千里,好像很辉煌的墓葬,葬的却是将军之剑。
那把剑沾了无数英豪之血,伴了青年大半辈子,大抵是有些通人性的。据说,剑在运送的半途中,便自己折为两半了...

2018-04-05

【信邦百日day073】三言若水:又名_学姐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1
刘邦很生气,非常生气,把张良的书都丢出了窗外。
然后又灰溜溜地跑出去捡回来。
“儿子,妈错了。”
刘邦把书整整好,擦掉灰碾平皱褶,真诚道。
“拜托你陪我打那个华山吧。”
张良推了推他的金丝边眼睛,没有理那个眨着眼睛一脸乞求的人。
他发誓,在刘邦没有正常称呼他之前,他都不会理刘邦。

2
刘邦规规矩矩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边,最后又总结道:“总之,我需要你的帮忙。”
考虑到他终于正常地称呼自己,张良点了点头。
刘邦刚要松一口气,张良接着道:“不过我也有条件。”
于是刘邦配合地作出紧张的模样。
“打完这回,给我买一本书。”
刘邦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想想他也没要求买什么,点了点头。
就听张良补充了一句:“战国策谢谢。”
刘邦:“...

2018-04-04
1 / 17

© 林_鸣休keydow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