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中元:蛇

是之前仓鼠和蛇的那个梗

刘邦是个怕黑的主儿,自从他住进了单身公寓后,每天晚上非得给自己厕所留个灯。
临近中元节的时候,这位在公司里雄赳赳气昂昂的总裁还码了一堆大蒜、十字架、桃木剑等等东西。
当天晚上,房间灯全开,镇鬼的东西搁床头,刘邦还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迷迷糊糊睡着。
突然被人摇醒,刘总裁吓得伸手抓了把蒜往对方嘴里招呼一边吱哇乱叫,被对方一手摁回了立起来的仓鼠耳朵,一手塞回了短短的小尾巴。
如此熟练的手法,刘邦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就见韩信红着眼看着他。
刘邦沉默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我不能吃。”
韩信打量了一番相处了近两年的爱人,道:“我知道。”他伸出食指点了点刘邦的鼻尖,刘邦板着脸瞪视,赶紧收回了以下犯上的手,咳嗽几声道,“我怕黑,今晚来你家过一宿。”
“你……怕黑啊?”刘邦生生吞回了那个“也”字,简直有点欢欣鼓舞,“行啊,我保护你。”
韩信看了看他摆在一旁的各种奇怪的东西,克制下脸部肌肉的抽搐,温着声音道:“我打地铺。”虽然两人相处甚久,由着刘邦那份放不下面子的疏离,两人别说同床,同房都很少有。
“行啊。”刘大总裁挥挥手,一边磕着瓜子缓解刚刚受到的惊吓。
韩信的行动力快速,很快就坐在地铺上拿着手机刷消息了,刘邦也没什么睡意,凑过去道:“你汇报一下你这个月的业绩。”
韩信愣了一下,随后无奈地一板一眼汇报了,再看看总裁,睁着眼睛看着他,眼睛底下黑眼圈努力展现了一下存在感。
“刘邦。”韩信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住。”
黑社会人士有一套大房子,双人床,一套被子一个长枕头。
刘邦道:“我自己定的,不允许办公室恋情……”
韩信道:“我们在成为上下级关系之前就已经是恋人了。”
刘邦也是个厚脸皮的,最近被几个成天讲鬼故事的下级吓得成天和空气斗智斗勇,实在睡眠不足,听韩信这么一说立刻顺阶而下:“成啊,那我明天就搬到你家。”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小仓鼠突然睁大了眼睛,憋紫了脸,随后一声尖叫跳了起来,吱溜一下稳稳扒在韩信肩头上:“蛇!啊啊啊蛇啊啊啊啊啊啊!”
韩信被他的尖叫弄懵了一下,环视了一圈后皱眉道:“除了我没别的蛇了。”
刘邦哆哆嗦嗦道:“尾巴!”
“尾巴怎么了?”韩信摆摆自己放松时下意识露出的大尾巴,投去疑惑的一瞥。
小仓鼠用爪子捂住脸,道:“两个……”
韩信沉默良久,看看自己尾巴,再看看小仓鼠,最后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总裁,你以后多看看书……”

评论 ( 15 )
热度 ( 24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