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10.

一整天韩信都刷着贴子看着小说一边不时陪刘邦聊天,作为躺在床上无事可做而又睡不着的病人,刘邦意外的话少。除了基本的要求和回应韩信,似乎只说过“你物理复习了吗”这句话。

韩信莫名有点恼怒地回了他一句“复习了!”后刘邦便再没有说过其它话。

“喂。”韩信踹了踹刘邦的腿,刘邦抬头看着他,因为生病而显得水汪汪的眼睛与平常学生会里凌厉样子形成了一种……反差萌?

韩信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动了动:“你…是不是嗓子难受?”

刘邦点点头,韩信叹了口气故作痞气地揉揉他的头:“今个儿老大照顾你,记得报偿啊。”说着他也没等刘邦回应便转身跑出了屋子去买药,留刘邦一个人待在宿舍里。

刘邦默默地摸着自己的发,嘴角飞快地勾了勾。


“哈…帮我拿一下那盒药。”韩信指了指药柜上的一盒药,随后迅速把手收回来插到口袋里跺着脚,“冷死了…”

接过护士递过来的药认真地看了下名字和效用,确定和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后,韩信付了钱又跑回宿舍。正欲开门,却听到刘邦的轻咳声和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会长,策划的事张良已经解决了。”

韩信还在想着这个女孩是怎么进男生宿舍的,那个女生继续道:“你什么时候娶我?”

心跳蓦地停了一下,韩信攥着药袋的手似乎是因为方才飞快的跑动而渗出了细汗。

听还是不听?

兄弟的事,关心一下吧。韩信对自己如是说道,等着刘邦的回答。

刘邦许久才道:“明年三月吧。”

已经十二月了,韩信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刚才买药找来的硬币。

正面留下,反面离开。

硬币安静地躺着,微微地发凉。


吕雉打开门,“咦”了一声,刘邦侧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吕雉回头对他笑笑,关上门,俯身将门口装着药盒的袋子拿起,下楼时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韩信买药一个多小时还没回来,刘邦觉得有些不对劲,伸手拿了手机拨了韩信的手机,回应他的是一阵忙音。

刘邦翻了翻通讯录,找到诸葛亮的号码,拨通:“喂?我是刘邦。韩信刚刚出去买药了,已经一个小时了,他还没回来。”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是赵云的声音:“刘会长,是这样的,我家那边有亲戚要过来借我宿舍睡觉,所以麻烦你回你的宿舍吧。”

没等刘邦反应过来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再拨就也只剩下忙音。

刘邦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刚要起身,门被打开了。

张良的眼睛上还蒙着一层白雾,轻轻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抬头看着刘邦:“会长,走吧。”

“…什么?”刘邦愣了愣,随后猛地反应过来抓住正在给他准备衣服的张良,

“是不是韩信叫你过来的?”

张良盯着他带着焦急的眸子,许久才道:“是。”

床上的人安静了一会儿,起身穿衣,嘴里喃喃着。

“他为什么不要我了?”

张良沉默着扶着他下楼,会长此时的眸子,像刚才来找自己的人一样,只剩下失魂落魄。

窗外的天空,正白得刺眼。



后期有持续刀。没刀算我。


评论
热度 ( 26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