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鱼酒 妖精

狐醒来时,向来喜爱赖床的庄周已经在准备早餐,他对于贤者的异常有点心慌。
他难道是因为发现自己偷喝了他亲手酿的桂花酒?
狐把自己团成一小团,脑瓜子埋在尾巴里。
或者,他发现自己喜欢他的味道讨厌自己了?
他很害怕,如果真的是第二种,他是不是要就此离开。
狐小心翼翼跳下床往庄周的方向走去,跳上台子抬起小脑瓜看着专心准备菜肴的贤者,眼睛里满是“我错了吗你原谅我嘛”。
庄周对于这个用这原形卖萌毫无负担的妖精无话可说,意思意思抬手揉了揉狐的耳朵,低声道:“吃完这一餐,就离开吧。”
勉强撑着说完,便见小家伙浑身一震,两个爪子迅速扒上他的手,半天却只发出一声低低的悲鸣。
庄周任他扒着自己的手,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狐慢慢自己松开了爪子。
随后不及庄周反应,狐跳下台子,蹿出窗外,影子迅速消失在后山层叠的树林里。
庄周手上的勺子,也终于因为主人无力再持跌落在地。

李白找到树妖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怀里刚挖出来的桂花酿,用法术不断生出酒来大醉一场。
他没哭,可是树妖觉得挺心疼。
他作诗,刚起笔便是一个点,随后便弃笔连声道这诗不要也罢。
他舞剑,一剑劈开百里外飘转的树叶,接着便提剑要往自己的尾巴上砍去。
树妖赶忙伸出枝条,扯住剑,大声喝道:“你疯了吗?狐妖最重要的地方便是尾巴,你这一剑下去,连命都会没了!”
李白说:“他不喜欢妖精。”
树妖终于确定眼前的狐妖是受了情伤,飞快地扯远剑,化成人形盘坐在狐妖跟前,伸手扶住将要倒地的李白。
李白摆了摆手:“白便是醉了,或许便能梦到他。”
树妖觉得眼角有点抽搐,忍着一树枝抽上去的欲望,他说:“你能不能给我说完详细情况再睡。”
说着,从一旁拿了点瓜子。

李白给树妖讲完后,树妖呸掉最后一片瓜子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么说,你觉得他把你赶出来是因为你是一个妖精?”
李白点点头。
树妖扶额,小声嘀咕了一句“明明是因为你情商低”,随后清了清嗓,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道:“你想和这个人类处对象吗?”
李白呆滞地看着他:“大概……处对象是什么意思?”
树妖耐心地告诉他:“处对象就是你们俩每天一起生活,吃饭睡觉作诗都一起,你对他好他对你好。别问我一起什么意思。”
李白像个听班主任讲话的乖学生,认真听着树妖说话。
树妖继续道:“既然想,那就要让他喜欢你对不对?首先,你得先回去。”
“为什么?”李白似乎对回去很是抗拒。
树妖想了想,恐吓道:“你想想,如果你不在有别的妖精把他带走了,你就没机会了对不对?”
李白悚然一惊,即刻化为狐纵身而去。
树妖“嗷”的一声倒地不起:“爷还没说完……”
然而层层树林里,哪里还有小家伙的影子。

狐飞快地去到庄周屋前,却又堪堪止住脚步,他不知道如何向庄周开口,思虑半晌,终于是在一旁的稻垛里安家。略略掏了个空,狐便钻进去窝成一团,双目盯着屋子的方向,直到灯光消失了,才合上眸子。
狐就此开始了暗中跟随贤者生活的日子,每每看见庄周在照顾小苗的时候并不如他一般扎实的模样,他便想出手帮忙。只是想起那人似乎对妖精有着那般的厌恶,便又收回了踏出去的爪子。
好在虽然他没有出手,鲲也在旁帮着,若贤者有半分疲劳的样子,便会帮忙去取水来再让他靠着自己歇息一会儿。
这般照顾,却让狐有点红了眼,不得不承认他也幻想过这样陪伴庄周的应该是他。

自狐离开后,庄周悠闲的日子便结束了。头几天他甚是不习惯,每每日上三竿鲲将他拱醒才惊觉自己该起床照顾一土地的作物了。于是拖着懒散的步子往外走,在烈日下一点一点松土浇水拔草,往往半天才结束一亩地的工作。
白天还是烈日当空,晚上却着实有些冷,加上他自己本身性子偏寒,没了狐在一旁挡时不时透过薄薄窗纸吹过来的风,每晚他都要将门窗闭紧,用被子将自己裹紧才好受些。
也因此,他重新端起了那个江湖怪医给他的药壶,乖乖的每天一盅不敢再像狐在时三天四天记起了才喝几口。
那天他上集市回来,家中的一切都没有动,也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可他就是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
庄周想起了那只狐,莫不是他回来过?
随后他自嘲地笑笑,若有哪家姑娘嫌弃那只狐,那也当真是希奇得很。

贤者叹了口气,稍稍拂开桌面上的灰尘,坐下开始翻看买来的书。
也不知是因为自己因为这事在意起来了还是本就如此,他觉得这本书上提到狐的地方实在是多,只得把书放到一旁开始准备自己秋日的衣裳。
早知道不挑紫色了,原是为了保暖才选了店里唯一一匹加绒的紫色布,现下这布越看越像那狐妖平素穿的衣裳。
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该不会掉到哪个陷阱里了被做成狐裘了吧?
而狐自始至终掉过的陷阱,其实也就只有他而已。

狐这几日过得并不好,虽然有厚厚的毛皮御寒,风依旧可以从缝隙里溜蹿进来。他会想起庄周家里的被子,还有,那个人温暖的体温,抱着自己的感觉。
每天早上的一眼,远远不能填满他的空荡荡的心。
他在等待,等待一个适合他出现的时机。
或许是上天有些看不下去了,亦或庄周确实没照顾好自己,总之,入秋的那天,庄周昏了过去。
刚开始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急得团团转的鲲,顿时明白庄周出了什么事。他迅速蹿了出去,叼着衣服披到庄周身上,犹豫片刻,便下定了决心,化为人形,将庄周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屋子。
刚将庄周放到床上,李白便脱力重新化为狐,随便在贤者怀里找了位子窝着睡去了。
庄周醒来时,狐已经离开了。贤者以为是鲲像往常一样将自己运了回来,拍了拍鲲的头,鲲却没有开始拱他的手要小饼干,只是默默地去将药壶推到了庄周手边。
长大了懂事了?
庄周感慨了一句,正欲起身,却瞥到自己胸口一截紫发,顿时动作一顿,眸色渐深。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