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酒鱼】见鬼(上)

没有联文,滚。
冷漠。

Aimer蝎_想要评论◥(ฅº₩ºฅ)◤:

催眠师x程序员


感谢妹子 @唐休竹 提供的梗√


和我家cp @林鸣休_别说了我知道蝎子还不会极乐净土 (你名儿有毒啊啊啊)的联文,0102我的部分,03她的部分√


希望各位不要嫌弃啦❤


话不多说正文奉上◥(ฅº₩ºฅ)◤


————————————————


01


键盘被敲得噼里啪啦,手指在格子间轻快跃动,屏幕上飞过一串又一串的代码,屏幕前的脸映出光线变化,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让他显得有些憔悴。


网站受到攻击,庄周和其他同事收到通知后便赶到了公司。


好在补救及时,一些重要的资料并没有被窃取。他们找到了被黑客所利用的漏洞,开始编写补丁代码。


“老师,去睡会儿吧。”


孙膑是部门的实习员工,平时受了庄周不少指导,一直称呼他为老师,替各位前辈倒来咖啡后,看到他脸色惨白精神不振,却还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被吓坏后立马说。


何止是孙膑,就连见过很多奇葩bug,经历过无数次赶工的其他人也有点担心地看着他,觉得他下一秒头就会砸向电脑桌。


庄周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脚步有点发虚,没走几步便合上了眼。


七八个宅男连忙把他弄到休息室的沙发上去,庄周虽然不重,但毕竟是个成年男子,也把人累得够呛。


孙膑看他眉头紧锁,便多留了一会儿,正欲离开,庄周突然睁开了眼,眼神混沌。


休息室打了空调,可他还是出了不少冷汗。


两分钟后,他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全然没有平时万分之一的冷静。


“抱歉……吓到你了。”


庄周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声音飘逸无比。


“老师,这样子不行,得去看医生。”


“看过了……各项指标都挺正常……”


庄周打了个哈欠,用手指掐着胳膊上的肉以防止自己再次睡着。


思考了一会儿,孙膑打了通电话,记了个电话,拨通记下的号码,与对方交谈了一会儿后,拉着庄周往外走。


“怎么了?”


“我觉得需要用非常规的办法。”


“……”


02


李白挂断电话,把手机随手一扔,只听得“哐当”一声,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完了,又要换屏幕了。


大半夜被电话叫醒实在是令人烦躁,但是没办法,谁让他靠这个吃饭。


生活不遂人愿,那就自己对自己好一点。


想通了这一点的李白心一横,仰头又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迷迷糊糊之际听见敲门声。


认清现实,套了件短袖,去卫生间胡乱抹了把脸,便跑去开了门。


开门看见一个很清秀的少年,捏着张纸条:“请问您是催眠师吗?”


“对,我是。”


“啊……我是孙膑,刚才打电话给您的那个。”


“我叫李白,不用对我用敬语。”


李白对于孙膑给自己的称呼有点吃不消,便说。


“好。”


“那么请进吧。”


孙膑挥了挥手:“我就不了,公司正忙……”


接着让出了位置,李白看到了他身后的庄周。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两个人同时“咦”了一声。


“诶?老师,你们认识吗?”


庄周半晌后回过神来,轻轻点头。


何止是认识。


“那就太好啦,我先告辞了。”


以极快的速度逃离现场,完全不给两人拦住他的机会。


气氛有点尴尬,李白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那啥……子休,好久不见。”


“嗯。”


庄周和李白高中同校,比李白大一届。李白曾经追他好久,还向他告过白。


结果是石沉大海,对方估计都没搞懂自己的意思。


庄周一直以为李白是开玩笑,直到那天李白亲了庄周。


嘴对嘴,伸舌头的那种。


接着李白收获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记得你是驱鬼师,怎么现在成催眠师了?”


庄周扶着墙,抬头问。


“这年头,还有几个人信鬼神。”


李白摸了摸鼻子,又回答:“催眠师挺好的,主业催眠师,副业就捣鼓捣鼓饶这店。”


“这样啊。”


庄周几乎又要睡着,强迫自己睁开眼。


李白看不下去,扶他进门。


脚踏进房间的那一刻,挂在客厅里的铃铛响了起来。


“印堂发黑……双目无光,子休你几天没睡了?”


李白语气顿时变得严肃。


“等会儿,我想想……大概五天了。”


庄周语气平淡,李白却皱起了眉。


李白从电视机旁取了张符纸,贴到庄周了心口,嘴里还念叨着些什么。


这哪是睡不着,这是见鬼了。


03


虽然是很久没有重操旧业,但是李白自认为对于驱鬼还是很擅长的,毕竟祖辈也算是半个驱鬼世家。即使祖辈上流传下来的东西已经不多,后人也没有改革创新,也能对付些小鬼。
更何况李白似乎对驱鬼天生就有悟性,叫他招几个鬼办事也成——自然这是极损阴德的事,需多多给帮事的小鬼些好处。


见符微微有些发黑,李白忍不住皱起眉。


方才他贴的符名为辨鬼,也就是辨认遇到的鬼级别高低。级别大体分为四种:黄色的为普通的野鬼,也就是平头小百姓,这多没什么伤害,甚至还会给人帮忙;青色的为较高级点的青鬼,类似于有点官职的小官;黑色的为厉鬼,多是像地方的官;红色的为煞鬼,就是牛逼哄哄的诸侯了。红黑相间则最为棘手,它不是厉鬼升为煞鬼的暗红色,它代表了一个帝君身份的鬼,也就是——鬼王,基本只存在于传说中,毕竟是有出必屠城的鬼之帝君。


缠上庄周的鬼便是中间等级的厉鬼了,即使只是中等的鬼,那也是个狠角色。


只要厉鬼愿意,一天吞噬四个魂灵也不成问题。好在估计是这个厉鬼别有所图,便没有轻易攫取庄周的性命。只是被鬼缠上,多少会沾染些阴气,会形成团在眉间黑黑的一团雾,也就是印堂发黑的缘故。


李白看向角落的两个柜子,那里装着他的宝贝符纸,因此虽然柜子不常用仍被擦得崭新闪亮。


迟疑片刻后,李白俯身打开左边柜子的门,取出两张符,将一张中级定魂符拍到了庄周身上。


虽然他有高级货,但是那可是祖辈上攒下来的。以李白的能力,画一张高级符也要三个月,而普通人则是一年才能得一张,在市场上更是被炒到天价,这也正说明了高级符的威力。


将庄周的魂定住后,接下来的事便是招魂询问了。李白将庄周扶到沙发上安顿好,目光落向放在一旁的招魂符上,于是伸手取符,闭眸默念几句,甩手的瞬间符纸燃烧了起来。


绿色的火,倒映在李白的眼中,看着甚是诡异,又有种莫名的美感。


正在此时,沙发上的庄周眼神突然清明起来,静静地看着背对着他招魂的李白。


TBC


感谢喜欢XD

评论 ( 1 )
热度 ( 95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