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信邦 普通人

刘邦回来时,韩信正窝在沙发的一角,擦拭着他的匕首。
刘邦闻到了血腥味,他走了过去,韩信的腹部有一大道口子,血还在溜。
刘邦皱了皱眉,道:“坐正,我给你包扎。”
韩信哼哼了几声算做是应答,挪了挪身子靠在沙发上,刘邦拉了柜子上的医药箱过来,挑了绷带把韩信缠了几圈,最后打了个蝴蝶结。
韩信抬了抬眼,道:“这笔单赚了。”
刘邦压了压他的伤口,韩信立时扭曲了面容,苦哈哈道:“摁一下一百块。”
刘邦沉默了会儿,道:“张良那边差不多了,你不用再这样。”
韩信笑了笑:“白道?我天生就是杀人的命。”
刘邦手下的黑白灰三道势力都很大,本来是黑帮老大的儿子,后来自己拓张了势力。白道上是张良在操持,灰色地带由萧何负责,而黑道,就是杀...

2018-10-26

鸟猴 我欠了神明巨多功德

 说实话,在神明中,孙悟空讨厌的神明要数后羿第一。

因着十日并出,草木枯朽,后羿射落了八个,留了一个做太阳一个做月亮,拯救苍生,天庭那些成天懒散的高官们就提了他当神。整天整一个傲气的脸,看着就觉得拽拽的气要散发出大气层了。

孙悟空自己也拽,但看不惯别人牛气哄哄。
因而大闹天宫时,他公报私仇了一把,重点打理了一下后羿的宫殿。后羿正巧没在,他拆得那叫一个痛快。
一棒子一个椅子,两棒子一张床,把整个宫殿都要掀翻了。
后来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天天和枝头上的鸟面面相觑。
那鸟三只脚,他也看了五百年。
再后来随唐僧西天取经,终于修成正果成了佛。
一搬去天庭,哦豁,完蛋玩意。
隔壁住了个白发苍...

2018-10-14

胡建人次广东人

福建人x广东人

1
广东人是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一个热爱旅行、美食和生活的小白领。
广东人要去福建出差,于是他整好了衣服,还有几瓶保养瓶,一袋枸杞干,坐高铁直奔这个隔壁省份。
接待他的是一个福建人,普通话很标准,没有像网上一样f和h不分,而且声音还有点好听。
这让广东人有点失望。
毕竟广东人一讲粤语就停不下来这件事是真的。

2
福建人没有急着带广东人开会,他先带广东人去吃午饭。
都是沿海城市,两个省份的主要吃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口味上有不同。
广东人喜欢新鲜的事物,在福建人的推荐下吃了肉燕,吃了鱼滑汤,也吃了土笋冻。
当询问福建人最后那个美味食品的原材料时,福建人脸色微微变了变,接着嘴角扯出一个略带戏谑的笑...

2018-09-01

中元:蛇

是之前仓鼠和蛇的那个梗

刘邦是个怕黑的主儿,自从他住进了单身公寓后,每天晚上非得给自己厕所留个灯。
临近中元节的时候,这位在公司里雄赳赳气昂昂的总裁还码了一堆大蒜、十字架、桃木剑等等东西。
当天晚上,房间灯全开,镇鬼的东西搁床头,刘邦还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迷迷糊糊睡着。
突然被人摇醒,刘总裁吓得伸手抓了把蒜往对方嘴里招呼一边吱哇乱叫,被对方一手摁回了立起来的仓鼠耳朵,一手塞回了短短的小尾巴。
如此熟练的手法,刘邦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就见韩信红着眼看着他。
刘邦沉默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我不能吃。”
韩信打量了一番相处了近两年的爱人,道:“我知道。”他伸出食指点了点刘邦的鼻尖,刘邦板着脸瞪视,赶紧收回了以下犯...

2018-08-24

【信邦百日 day076】童话故事之玉龙欢

1
韩信是一条龙。
一条白龙,童话故事中的男二。
作者说,大家已经看腻了勇者杀了龙再和公主在一起的剧情,也腻烦了龙和公主在一起的剧情。
“所以要我和勇者在一起?”白龙用尾巴搔了搔头。
“……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你偷偷补习了吗?”作者翻了个白眼。
最后还是没告诉韩信剧情。

2
韩信拿着长枪在森林里逛荡,他昨天和作者谈了半天,才拿李白的腰带和作者换了变成人的机会。
作者变态啊。韩信想。李白,点蜡了。
森林很大,作者说,因为是龙的领地,所以一定要很广阔很大气。
韩信看到了一个正在采花的姑娘,阳光之下,貌美如花。
这个应该就是公主了。韩信想。
于是他拔腿就跑,他拒绝拐公主这种打破他生活的愚蠢举动。
撞上了空气墙。
韩信龇牙咧嘴一...

2018-08-04

连载 七罪宗

实在是忍不住了想发。。粉掉得很厉害啊我就当自娱自乐了
出场人物:韩信 刘邦 武则天 妲己 梦奇 孙悟空 庄周
有信邦倾向 庄周有cp倾向(直的)
发个初章和第一章。。有打算追的要做好长期追的准备。。我更的会比较慢,感情发展也打算走慢一点,后期可能打算出本不会放到lof上,要的也可以私戳我我文档发你。。


“喂喂,都怪你,把小家伙们都吓跑了~”
月色下,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从阴影中走出,高跟鞋的敲击金属甲板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女人的面容娇俏妩媚,画了浓妆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朱唇里吐出聊天似的清闲话语:“难得有几个可以给小梦奇吃的,你说,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扎着棕色短马尾的男人冷笑了一...

2018-04-28

清明:拜贤者 酒鱼酒无差

今儿是清明。
剑客呆立在一块石碑前,空荡荡的黑色石碑,掺杂了点黄色或绿色,没旁的什么东西,也没墓主的姓名。
一边立了块木头,倚靠在碑旁,已枯朽了,上头的几个墨字早模糊了,被雨水侵蚀得不成样子。
碑不高,却也因着地势比旁的都高了不少。这毕竟是在一座山上。
雨落下来,打在碑旁的落叶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清明节总是下雨,剑客想,小心地将落叶扫开,自贴身的布囊里取了一两粒果子,想了想又拿了本薄薄的书,仔细看了看黄褐色的封面,悄然红了脸。
他小心翼翼将书摆上碑前,果子立在一旁。
接着白衣的剑客撩起衣角,跪了下来,双手伸前向上,缓缓低下了头。
起身时书面已经湿了,剑客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什么办法。
剑客这年潦倒失意,之前还...

2018-04-05

清明:拜将军 信邦信无差


皇上今天去扫墓了。
皇上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发间的白丝已掩盖不住了。
皇上老了,他记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最后死在不见天日钟室里的青年,青年的墓碑就在帝陵最近的地方。
得知青年的死讯,他松了一口气,那个立下为数不多一点战功的狂傲青年,那把抵在自己喉间的匕首,终于随着绿竹一同消散了。
不仅如此,这也是杀鸡儆猴,那些暗中蠢蠢欲动的一双双手暂时收起了他们的小动作。
时间过得太快了,已经一年了。
虽然他将青年葬在帝陵旁,那也是他偷偷的小动作,那光明正大的将军墓,隔了帝陵四万八千里,好像很辉煌的墓葬,葬的却是将军之剑。
那把剑沾了无数英豪之血,伴了青年大半辈子,大抵是有些通人性的。据说,剑在运送的半途中,便自己折为两半了...

2018-04-05

【信邦百日day073】三言若水:又名_学姐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1
刘邦很生气,非常生气,把张良的书都丢出了窗外。
然后又灰溜溜地跑出去捡回来。
“儿子,妈错了。”
刘邦把书整整好,擦掉灰碾平皱褶,真诚道。
“拜托你陪我打那个华山吧。”
张良推了推他的金丝边眼睛,没有理那个眨着眼睛一脸乞求的人。
他发誓,在刘邦没有正常称呼他之前,他都不会理刘邦。

2
刘邦规规矩矩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边,最后又总结道:“总之,我需要你的帮忙。”
考虑到他终于正常地称呼自己,张良点了点头。
刘邦刚要松一口气,张良接着道:“不过我也有条件。”
于是刘邦配合地作出紧张的模样。
“打完这回,给我买一本书。”
刘邦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想想他也没要求买什么,点了点头。
就听张良补充了一句:“战国策谢谢。”
刘邦:“...

2018-04-04

【信邦百日】day070 此魂为爱

#没chuo!又是我!

#魂穿儿

1
是这样的,韩信今早起来,睡眼还迷糊着,下意识要顺顺自己的头发,这么一摸。
诶我操!我的头发被谁剪了!
韩信一个机灵从床上爬起来冲到一旁的落地境前,镜子里映照出一名紫发男子,桃花眼因惊愕微微瞪大了些,男子抬头小心地摸了摸那几缕翘着的呆毛,又迅速收回手。
嗯,一定是在做梦。
韩信点点头,转身重新爬上了床,规规矩矩盖好被子,伸直腿手贴大腿两侧,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
韩信睁开了眼,跳下床环顾四周,还是刚刚的模样,他忐忑地靠近镜子,里面出现的还是那名俊俏的男子,此刻正带着沮丧的神情。
突然韩信又精神了起来,伸手掐掐自己的脸,触感真是出奇的好。接着他用手搭上自己的腰,虽然感觉...

2018-03-31
1 / 12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