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28.

在书店老板富有威胁力的眼神下,四人磨磨蹭蹭耗了半小时掐着时间往宿舍跑。

一月的天,还是很冷的。

赵云第一个跑到宿舍,也没理李白看他拼命喘气投来的感人的眼神,直接摊饼一样趴到床上,一边念叨着他可能是个废云了等等。后面三人很快也都到了,累得不轻一样倒床上,韩信还不忘把剧本递给在看《成功学之梦境制造者》的小学弟旁边的李白。

李白手上转着笔一边听韩信吐槽:“小学弟几岁了?十四岁以下我们可能就得三年后再见了。”

庄学弟从李白床上探出头看下铺的韩信,语气温温和和认认真真的:“我十八。”

韩信抓了抓自己的马尾,嫌乱,索性将皮筋拽下来,带了几根头发,把韩信心疼得不要不要的,一边对庄学弟道:“你名字啥,就知道你天天拿奖金,都不认真听名字。”

学弟还是温温和和的:“庄周。”

韩信“啧啧”了几声,庄周把头收了回去,因为刚刚李白踹了他几脚说别理韩信这个损货。

韩信抚额悲叹,他娘的还是兄弟吗。接着努力往上瞥了几眼,庄周正捧着书一副乖巧的样子坐在李白旁边,李白两条腿搭着一副大老爷们样,冷不丁给韩信来了一句:“暗恋我直接看别偷偷摸摸的。”

完蛋玩意儿,学弟眼神突然超级凶。

韩信转头看看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的赵云诸葛亮,还有没什么表情复习政治的刘邦,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韩信在不到一米宽的床上翻来覆去消磨时间,突然被踹了一脚,抬头看过去刘邦正盯着他:“韩信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搞床震。”

韩信把他脚放回去:“刘皇帝,还记得有臣啊。”

刘邦“呵呵”了几声:“韩卿,再和这床翻云覆雨朕就赐你死。”

韩信依旧生无可恋地滚来滚去:“臣无事可做。”

上头的李白在刘邦即将爆发的前一刻把剧本拍到了韩信脸上:“拿去,your dear JUBEN。”

韩信立刻停止了翻滚的动作拿起剧本翻起来,不多时便凑到刘邦身旁小声道:“来试试吧。”

刘邦合上政治书本,深吸了一口气:“好。”



我可能遇上瓶颈期有点难产了。

也许沈投好好哔我一顿我会有点灵感。

基生路漫漫,百合常相伴。有可爱的女孩子给我点灵感也好啊!(废话要多于正文了


评论
热度 ( 31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