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24.

刘邦沉默了一会儿,韩信见刘邦脸色不大对,将他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对着话筒道:“喂,出事了吗?”

张良把和刘邦说的又重复了一遍给韩信,韩信连连“噢”了几声,随后突然问道:“项羽会采用吗?”

张良愣了愣,道:“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他最不喜欢胜之不武。但是以吕雉的手段,很难说她会不会说服项羽或者劝动其他学院的人。”

“那不是直接看看谁早就有这心思不就行了。”韩信脑筋直,脱口而出。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说去查查看,萧何又接过电话叮嘱韩信要好好照顾会长学生会有他们云云,随后便挂了电话。

韩信看着明显没什么胃口发着呆的刘邦,为自家爱人的操心感到有点小心疼,想给他点小温暖。

韩信犹豫了许久,突然拍了拍腿,莫名一副大义凛然慷慨就死的模样:“会长!”

“嗯?”刘邦习惯韩信直呼他的名字或戏称他为“刘皇帝”,一时没反应过来。

韩信依旧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坐我腿上吧!”

刘邦:“??”

刘邦:“完了精神病院院长又没带药出来,你赶紧回去别闹。”

韩信有些恼怒地用筷子敲敲碗:“吃饭吃饭!”

刘邦夹了个瓜子丢他碗里:“好吃的都给重言吃。”

韩信打了个哆嗦:“靠,别叫我笔名,已经成黑历史了。”

韩信初三到大二都坚持用笔名“重言”投稿,然而文科一向不是很好的他屡次被退稿,被刘邦知道了后便时不时被调侃。

刘邦笑了笑,道:“艺术节要重排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

韩信作了个楫:“皇上您说。”

“寡人,”刘邦瞪了眼拼命忍笑的韩信,“配合你你还笑。”

韩信摇摇头努力让嘴角的弧度减小:“臣不敢,皇上您继续。”

刘邦干脆当作没看到对面那位的样子,一本正经道:“寡人欲与韩卿演一出话剧。”

韩信夹了块肉丢嘴里含糊不清道:“哪出?”

刘邦侧过头想了想:“没想好。”

韩信花了点时间把差点噎到自己的肉吞下:“臣有个建议不知皇上可愿垂听。”

刘邦:“请讲。”

支线一:

韩信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嘴角勾了丝意味不明的笑,吐出了自己一本写得还算好的书的书名:“《史无钱厉》。”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刘邦道,“是讲一对君臣的故事吧,我记得内容还算健康,通过。”

韩信“嘿嘿”地笑,那是会长只看了网页版,没看到个人志。

个人志的耽美,可没被删掉。


史无钱厉讲的是一位士兵如何当上大将军,随后被诬蔑谋反,封地被屡屡更改,最终被皇后谋害,竹刺穿身夷三族的故事。

钱厉是一个一人当道,万夫莫开的角色,作为没落的王孙加入了史无的起义军,

当上大将军后拥兵要史无封他为齐王。钱厉成为齐王后为史无打下半壁江山,然而奸臣告诉史无钱厉谋反,史无因钱厉之前拥兵威胁自己早就有了间隙。皇后施织帐趁机将钱厉邀至殿中,史无听说钱厉竹刺穿身,赶回去,问将死的钱厉,你真的要造反吗?钱厉拉住他的手,说,要,待我平定天下一切战乱,再将江山社稷还给皇上,皇上就可以不必奔走劳累了。史无还想问什么,大将军就已经死了。

刘邦要了皇上的角色,还想着怎么折腾说要当将军的韩信,完全没注意到韩信阴谋得逞的微笑。


支线二:韩信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嘴角勾了丝意味不明的笑,吐出了自己一本写得还算好的书的书名:“《千夫所指》。”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刘邦道,“是讲一对上司下属的故事吧,我记得内容还算健康,通过。”

韩信“嘿嘿”地笑,那是会长只看了网页版,没看到个人志。

个人志的耽美,可没被删掉。


千夫所指是一本古风书,讲的是一个普通人如何从底层一点点上升成为副董,又被其他股东诬蔑,最后被董事身边的助理踢出公司,流离失所的故事。

萧白敛心机不重,为人处世正直而被董事长史逆喜欢。两人相处不久后,一直想要让史逆失去一切从而达到复仇目的的董事长助理肖志丈与别的公司串通,设计让史逆怀疑萧白敛背叛他,接着撺掇早就想谋取大利的股东在高层会议上将萧白敛打下台。毫无心机的萧白敛不知所措被水淹没(呸不是)无力辩解,加之史逆心里早就种下了怀疑的种子,盛怒之下将萧白敛赶出公司。最终章里史逆公司倒闭,再遇萧白敛。


刘邦要了董事长的角色,还想着怎么折腾说要当副董的韩信,完全没注意到韩信阴谋得逞的微笑。


评论
热度 ( 20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