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20.

刘邦结束和张良的谈话,推开门,就看到韩信正插着耳机听音乐。

刘邦瞄了眼,全员K歌,噢这界面有点眼熟。

“韩信你大爷的居然翻我曲子?”刘邦跳了起来眼神杵在自己“兴复西汉”那个马甲上,“不要听!”

韩信摘下一只耳机塞到刘邦的左耳里,耳机里传来有点抖的声音:“所以说我就是这样,等欣赏我的人来欣赏,才没有夸张~”

刘邦崩溃:“韩信……你…”

韩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嘛,学生会会长突然颜面尽失崩溃的样子好可爱噢。

韩信把耳机收回兜里,侧头问他:“张良都说什么了?吕雉的事?”

刘邦也没打算再瞒他,点点头:“吕雉要接触和我的婚约。”

韩信似乎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本来想好的什么“你是个好人祝你和她幸福快乐早生贵子永浴爱河”都没用上,嗑巴了一下:“噢噢离婚?”

刘邦:“……”

刘邦:“我们就没结。”

果然韩副会长的智商有这------么低。

韩信心里松了口气,道:“那吕雉甘心吗?”

“不知道。”刘邦估摸着道,认识的十年来,这个女人从来都是眦暇必报的性子,“我觉得不会。”

韩信表示了赞同,然而两个糙汉子很快不想思考这些了,勾肩搭背讨论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明天早上吃什么。

正是艳阳高照的一天,云不再同几日前一般压抑,乖乖地展开身子。

这世界还敢再好一些吗?

当然答案是,敢。


刘邦坐在桌前,和韩信互瞪,桌上摆着三双碗筷。

韩信觉得眼睛有点酸,先退了一步道:“这多出来的一双是不是吕雉的?”

刘邦“嗤”了一声双手抱臂往椅子上一靠:“说得好像不能是貂蝉的一样,貂蝉学姐最近跟你关系可好了不是。”

“我和貂蝉?”韩信捏了捏眉心,“她最近找我商量科艺节的舞蹈节目。”接着又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向前凑去紧紧盯着刘邦:“唷,会长您老人家吃醋呀?”

刘邦挥了挥手把他凑过来的脸推开:“可要点脸。”但脸色相较方才还是好了不少。

韩信唏嘘了几声,乖乖坐回位子上:“到底哪个大人物把我们俩邀出来,还不肯让我们事先告知别人。”


两天前,韩信和刘邦各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邀请他们来吃饭,并且说有学生会的要事相商,不得告知他人。

于是没什么心眼的韩信扔了个骰子,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早上跟刘邦说了声就往外跑。尚在犹疑的刘邦一看韩信跑了,嘿老子也要出去,于是,两人在同一家餐厅撞上了。

“好巧。”韩信讪讪地笑。

“是啊。”刘邦回一个感人的微笑。

两个人坐下来,开始互瞪,内心都是一片“他出来和别人吃饭还不告诉我”。

噢你们。


直到刘邦 开始靠着椅子小憩,约他们的人才姗姗来迟。

带着眼镜,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手上还捧着《成功学之耀眼的太阳。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是谁吧嘿嘿嘿。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