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13.

新年那几天,韩信收到校方通知,由于刘邦感冒,开幕临时改由副会长韩信致辞,并且由韩信主持新年晚会的各类事项。

韩信手里捏着演讲稿,呆呆地看着演讲台。

啊,我是副会啊。

他突然冲向宿舍楼,喘着气一楼一楼地跑,停在一间宿舍前,双手撑着膝盖,缓了缓后伸手推开门。

自己躲了好几个月也躲了自己好几个月的人躺在床上,愕然地看着拼命喘气、散着发的他:“韩信…”

韩信盯着他:“刘会长,留给我很大一个烂摊子啊。”

刘邦撑起身子,嘴唇动了动,随后放弃了解释:“…你这几个月?”

韩信僵了僵,想起赵云的话,想说想问的一切一顺溜往外蹦,吕雉的事情,嫁娶的承诺等等,刘邦理了半天才道:“噢…你…”

“问问。”韩信双手抱臂,看会长垂下了眸子。

“我…那个是家族的安排,已经推托掉了。”刘邦无意识地绞着被角,“你因为这个躲着我?”

韩信转头“呸”了一声:“我喜欢你。”

“…”

“…”

两人对看着,靠着床的刘邦,逆着光的韩信。

“啧。”韩信微微皱起眉,“直男癌?”心里却难受得不行。

刘邦猛地伸手将韩信一拉,韩信一手撑在床头上,像在酒吧里刘邦圈着韩信那样圈着刘邦。

刘邦伸手勾住韩信的脖子,韩信顺从地低头,吻上了刘邦的唇


僵着贴了一会儿,两人都不知道怎么继续。韩信起身轻轻擦了擦嘴:“一会儿我也要被你传染了。”

刘邦嘴角勾着:“爷,这也嫌弃?”

韩信撇头,手里抓着演讲稿:“超--嫌--弃--的--”

日色正好,艳阳高照。


韩信返回会场准备演讲的时候,李白和赵云正聊着什么,韩信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肩:“你们…”

两人受到惊吓一般猛地跳开,看着韩信异口同声道:“你怎么在这!”

韩信:“…妈的老子要致辞好吗。”

赵云咳了咳不自然道:“那你去吧。”

韩信疑惑地看着他们,想起自己刚刚的事,有些开心地傻笑:“我跟刘邦告白了。”

赵云差点叫出声,李白眼疾手快捂住他嘴:“看你这样,成功了?”

诸葛亮摇了摇扇子:“也可能是失败了过于伤心得了失心疯。”

韩信心情好得很,没理诸葛亮的日常毒舌:“成功了。”

兄弟们安静了一会儿,没有像韩信预料中的嘻嘻哈哈跟他乱扯,最终李白先僵硬地笑了笑:“那太好了,比我还快啊。”

赵云也不自然地笑着附和说“是啊是啊李白还没搞定小学弟呢”。

诸葛亮干脆不说话。

大概是终于和心上人在一起的缘故,韩信没有太在意,打了招呼说要去演讲了。

灯灭了,三个人的表情隐入了黑暗里,余下小声的讨论。

台上的韩信毫不知情。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

韩信站在台上念着标准化的演讲稿,念到一半突然感觉眼前一晃,接着脑袋就开始拼尽全力的疼。

韩信的手紧紧抠着桌角,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稳定下来。

他娘的,刘邦的演讲,老子不能搞砸。

剧痛之后就是恍惚,眼前的景象糊成了一片像过了个模糊的滤镜。

从台上下来时,韩信的额前全是汗,刚到了休息室就利落地往沙发上一倒不醒人事。

扁鹊赶到时刘邦正坐在韩信旁边,颇有点两病号相依为命的意思。

扁鹊把闻讯赶来照顾的刘邦赶到一边去:“病人不要凑太近,会互相传染。”

刘邦顿了顿犹豫地开口道:“老师…接吻会传染吗?”

扁鹊白了他一眼:“你傻吗,当然会。”末了大量了他一把,语气淡淡的:“你对他好点,就三个月的时间吧。他的舍友都知道那件事,你能怎么瞒?”

刘邦咳了咳,道:“我想他陪我一会儿…我已经尽力推托了。”

扁鹊冷笑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继续给韩信做做着检查:“刘大会长想要推托的事还有能推托不了的事?你这话和别的学生说说也就算了,还想来糊弄我这个老师?”

“我…”刘邦被噎住了,默默地看着扁鹊给韩信检查,不再说话。

扁鹊从随身带着的药箱里掏出一片药膏贴到韩信头上,转头对刘邦道:“这孩子体质不好,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体育生的。”他叹了口气,写了一张条子递给刘邦:“我没什么时间,你自己跑一趟拿药去。”

刘邦接过字条,点点头,看着扁鹊离开,随后目光落回韩信身上,看见他的眉微微皱起,忍不住伸手给他轻轻揉开那个结,低声道:“我在,我在。韩信……我爱你。”

扁鹊的药很管用,不多时韩信便睁开了眼。正撞上刘邦的目光,勾了勾唇角:“让你担心了。”他伸手拽过刘邦的领子,刘邦忙挡住他正欲落下的唇:“扁老师说会传染…”

韩信用鼻尖轻轻蹭了蹭刘邦的鼻梁:“都已经传染了,怕什么?”末了便落下一吻,腻得很。

刘邦被韩信连吻带咬弄得有些喘,推开他慌乱道:“我,我去拿药。”说着转身,落荒而逃。

韩信笑,笑着笑着心脏发凉。

扁鹊说得对,别说是通过室友,你瞒不住我。

刘邦回来时,韩信正坐在李白身边就着李白的手喝水,刘邦直接将杯子夺了下来放到桌子上:“李白,又见面了?”

李白依旧如狐一般笑着:“啊,韩信夫人倒是别生气啊,我在帮忙照顾韩信呢。”

刘邦忽略了“夫人”二字,语调微冷:“我照顾就可以了。”

李白摊摊手很无奈地耸耸肩:“哎,像小仓鼠被抢东西了似的炸毛了呢。”说着起身冲韩信眨了眨眼:“ 我走了,和庄学弟有约。”

韩信点点头,看向仍黑着脸的刘邦,语调有些轻快:“夫人~”虽然这带了哑的嗓音不怎么好听,仍成功让刘邦抖了一下:“别闹,吃药。”

刘邦把药塞他手里,盯着他将药乖乖吃下:“今天的事就交给张良吧。”刘邦道,“他感冒好得已经差不多了。”韩信“嗯”了一声,不经意抬头看去,窗外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



迷之长篇,顺便问问有没有想看白龙x皇帝的。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