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12.

那日之后,日子像往常一样过,偶尔刘邦会忍不住要帮别人抄笔记,偶尔韩信在打篮球的时候会忍不住回头看着人群的一角,偶尔学校贴吧里的管理员会忍不住看看那个加精的信邦贴子有没有继续更新。

但是张良不需要刘邦的笔记,人群里没有曾在照片上出现过的身影,贴子再也捕捉不到两个人的同屏。

日子依然过得很快,新年来的时候,韩信已经成为了常在前一百的榜单上出现的名字,只是他再也不去安老师的无聊课,再也不去那间他无数次装睡的教室。

韩信的记忆里,认真抄着笔记的刘邦,太快速又太用力地把自己的模样刻在了他的心上。装睡的他可以偷偷看见刘邦嘴角偶尔勾起的弧度,翘起的发像一轮弯月。什么都很好看。

别人的印象里,韩信喜欢上刘邦几乎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只有韩信自己知道,有多少次刻意装睡,是为了悄悄捕捉刘邦的笑。又有多少次不小心碰上刘邦的目光,刘邦只是包容地笑。

韩信晚上和李白一起去酒吧的时候,竟然碰上了刘邦。那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的长裤,分外勾人。身侧穿着抹胸长裙的吕雉带着笑替他挡酒。

李白下意识看向了韩信,当事人正喝着鸡尾酒,与调酒师聊天,仿佛完全没看到这边的情况。李白犹豫了一番,摸出手机按了几个键,挤进了人群里,拍了拍刘邦的肩。刘邦回头看了眼,觉得有些眼熟,正要出去,吕雉拉住了刘邦,搂上了他的手臂,笑意晏晏:“请问有什么事吗?”

李白冷笑了一声,将叼着的烟扔到地上,皮鞋尖用力碾了碾烟头。他猛地伸手将吕雉扯入怀里,食指伸出轻轻抵住吕雉想要尖叫的唇:“小姐,男人间的私事,不便你插入吧。”

吕雉强笑道:“李先生这是什么话,久仰您大名。可能您还不知道,现在有什么事需要和刘邦聊直接找我便好。”

李白狐狸似的一笑,凤眼微眯:“小姐是刘会长什么人?秘书还是…未婚妻?”

一旁的刘邦面色微变:“你说什么?你从哪…”

吕雉一手挡住他的嘴,笑道:“自然是未婚妻了。”

李白手上的手机突然传出了韩信的声音:“李白你大爷调酒师不让我走你快过来!”很大声很急促,李白“嗯”了一声,对着呆呆看着他的刘邦微微一笑:“打扰了,几位继续。”还从怀里掏出一盒黄鹤楼塞进刘邦怀里,笑容依旧如狐一般狡黠促狭:“新婚愉快。”

转身离开时,刘邦仍沉默着,吕雉的高跟鞋嗒嗒响。

韩信正坐在吧旁,左手拿着手机,右手用力摁着心脏的位子。

好像那样他的心就不会再刻骨地火辣辣地疼。

李白叼着一根烟笑着。

酒吧里音乐喧嚣得很,重金属敲击着耳膜,麦里的男声嘶吼着

I can't hear my heart beating now,so where you are,where you are.


评论
热度 ( 34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