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日暮

8. 
晚上大家都回来的时候,韩信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而他的床上则睡着刘邦。 
听到门销转动的声音,韩信费力地抬了抬眼皮,一股烟味钻入鼻中,他伸了个懒腰抬手揉着眼:“我日,你们又抽烟,离病患远点。” 
赵云打了个哈哈,左手拎着几个包:“你有没有比较熟的学妹推销一下,妲己开的店囤了一堆货,李白买了要我们帮忙转手卖掉。” 
韩信的目光在各种名牌包包上转了一圈,叹了口气:“他自己人呢?” 
诸葛亮伸出手机给他看短信:“陪王昭君逛街去了。” 
“丫又留下一堆破摊子,”韩信咬牙切齿,“收收收,改天去问问貂蝉她们要不要。”韩信目光落到刘邦身上,嘿嘿一笑:“会长?” 
刘邦“嗯”了一声,韩信继续道:“艺术节上不是有义卖会吗,要不我们偷偷谋点私利?” 
刘邦很想送他一个白眼,想了想道:“随你。” 
韩信开始掏口袋。 
诸葛亮阻止了他打算抛硬币的行为,道:“算了,我觉得不怎么妥当。不如等情人节到了卖出去。” 
韩信眼睛一亮:“对,情人节比艺术节就晚了几天,也没多久就到了。”他拍了拍诸葛亮的肩:“不愧是我们501室的军师。” 
韩信说着,突然跳了起来看向刘邦:“完了,策划没做!” 
刘邦愣了愣道:“打电话叫张良来处理一下吧。” 
韩信乖乖地掏出电话通知张良来拿策划,张良第一反应便是关心刘邦的身体:“会长他没事吧?” 
“发烧,已经好很多了。”韩信顿了顿补了一句,“他今晚就在我宿舍这边睡吧,我睡空出来的床铺,再过去怕着凉。” 
张良同意了:“好,我十分钟后到你那边拿策划。” 
 
张良到了501时,正看到三个人像幼儿园小朋友排排坐吃果果一样,盯着一张床上一堆堆的包。 
张良敲了敲门:“咳…会长?” 
韩信起身看向他笑道:“啊,你就是张良啊,原来只在电话里听过你的声音,真人和我想象的长得差不多啊。” 
张良推了推眼镜礼貌地笑了笑:“请问策划书在哪?” 
“给。”韩信将手上拿着的策划书递了过去,“会长已经做了一些了,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张良点点头,正欲回宿舍,韩信一把拉住他谄媚地笑:“那个…舍友这边有一批包,能不能帮忙在艺术节里稍微卖出去一点?” 
张良叹了口气:“…嗯。”说完转身关上了门。 
韩信转头看着赵云和诸葛亮一副求表扬的样子,两人齐齐回了他一个白眼。 
 
李白奉命拎着一堆面回到宿舍,便看到几个舍友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他晃了晃手中的盒子:“你们的晚餐。” 
赵云和韩信立刻抛弃队友下了游戏,诸葛亮将手中的《刺客信条'兄弟会》放到一边,连刘邦也默默地看了过来。 
这是有多饿… 
一群人围着面吃得欢快,刘邦捧着面吃着,正嘟囔都没什么肉,李白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刘会长,我们韩信特意嘱咐因为你感冒不能吃太多肉。”说着又往韩信那边瞟了几眼,见他在与赵云嘻嘻哈哈地说着段子才继续道:“你对韩信好点,不要因为他有点跳把他的副会撤了,他的小骄傲谁都知道,他自己就是不说。”李白吃了口面补道:“不要被我发现你对我兄弟像对原来的副会一样。” 
刘邦怔了片刻,点了点头,看那个男的像来时一样带着笑意扎到舍友中聊天,似乎和刚才那个与他说话的人不是一个人一般。 
刘邦若有所思地看着碗中的面,搅了搅为数不多的肉。 
 
吃过晚饭,赵云便和诸葛亮一起出去散步,李白也约了小学弟一起出去玩。宿舍里韩信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刘邦翻着诸葛亮的一堆书无所事事,听着韩信时不时对猪队友的怒骂偶尔勾勾嘴角。 
好无聊。 
刘邦翻了个身,头埋在枕头里,嗅到一股淡淡的汗味和洗衣粉的味道,还有一股子晒过太阳的味道。韩信作为一个热爱打篮球的大老爷们,经常篮球打累了,回来连澡也懒得洗,煎饼果子一样啪地摊床上。被舍友吐槽了好多次才改进了一点偶尔会记得洗下枕头,免得哪天一觉醒来就可以摘蘑菇吃。 
电脑又传来了“victory”的声音,韩信松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忽地腰被轻轻戳了一下,“嗷”地蹦了起来对着手还僵在半空中的病人怒目而视:“刘邦你个破犊子干啥咧!” 
“噗。”刘邦差点笑出来,咳了两声道,“要喝水。” 
“噢。”韩信起身去端水,嘴里碎碎念着“一个会长伺候得跟皇帝一样”,还是乖乖地把水递过去:“媳妇,水。” 
刘邦刚到喉咙里的水差点喷出来,咳了半天缓过来赐给韩信一个白眼:“滚你妈。” 
韩信哈哈地笑了几声挥手说别当真,末了还正色补了一句:“我不是诸葛亮那种人。”说完自己笑抽了趴在对面赵云床上打滚。 
李白说错了一点,韩信不是有点跳,是很跳。 
 
韩信又打了几局游戏便打算去赵云床上睡觉,边整理床铺边道:“反正他们俩挨一块儿也没事,都恨不得好得一块儿一样。” 
刘邦表示了一下赞同,之后便盯着韩信晃荡的马尾出神。 
那个吧可能大概似乎应该他想抓一下来着。 
然而他只是想了想,看了眼手表才十点半,起身对韩信道:“出去逛逛吧。” 
“大晚上的逛什么。”韩信用看智障兼关爱病人的眼神看着他,“而且你感冒还没好。” 
刘邦耸耸肩:“随便遛几圈。小感冒,没事。” 
因为闷在宿舍里确实也不怎么令人愉快,韩信表示自己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随便抓了件自己的大衣往他身上一套便带他出去了。 
大多数的店门都已经关了,只有少数几家便利店和酒吧还开着。 
灯火阑珊。 
 
比较粗长的第八。

评论
热度 ( 25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