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520 贺文

没什么劲最近。。等我差不多半个月后补发最近差的,别掉粉啊。。


 韩信相亲又失败了。
这回还没来得及其他几位出来捣乱,他自己就自暴自弃吓走了对面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女孩。
韩信坐在红砖的台阶上,敞着腿用手支着头,沮丧地查看着手机里的备忘录和其他几个人格沟通--正是因为他有多重人格,才一直单身至今。
韩泷:请给我找一个强势一点的,都是小鸟依人的不烦吗?
韩淮阴:我是得罪你了吗?非要找一个胖的?
韩影:头脑简单的能排除掉吗?
韩迢:我信基督,最后说一遍。头疼。
韩信想了想,戳了输入在后面写到“韩信:我也头疼,众口难调……”
突然他神色放空几秒,接着露出愤恨的神情拿起手机大力而快速地输入。
韩淮阴:不要胖的!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懂吗!一米六的个子啊一百多斤!
接着他的神色又变回了无奈为难。
韩信:一米六一百多真的不算胖了!
冷漠脸的韩泷:我不喜欢她的蓬蓬裙。
呵呵哒的韩影:一看就知道是头脑简单的肤浅女生。
韩信还在脸抽筋似的变化着脸上的表情用着手机,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 嗨,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试试?”
后头凑来一个俊朗的脸,眉眼自含三分笑意七分多情,挑染的一小撮紫发俏皮地垂在鼻尖上,于是这一切的主人微撅起嘴轻轻吹了一口气撩开头发,韩信的目光自然又被那两瓣淡粉色的唇吸引了过去。
除了韩泷, 其他几个人格都被吓了一跳,导致的结果就是那张帅脸露出了冷漠的神情:“你是哪位?”
然鹅大家都知道,韩泷内心已经在疯狂冒粉红泡泡了,毕竟他是一个看脸的人,这是其他人格集体同意的事情。
“我叫刘邦。”男人长腿一迈在他身旁坐下,开玩笑似地道,“看你时不时很激动的样子,精神分裂吗?”
“嗯。”韩泷点了点头,高傲地瞥开头,刘邦挑了挑眉,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那么你是谁呢?”
“韩泷。”
“几岁?”
“我不知道,我不过生日。”
“你很有趣。”
刘邦低笑了一声,伸手扣住了韩泷的手,那家伙僵住了身子。刘邦的指滑入他两指中间,忽然便被反抓住了手,接着事情朝着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去--韩信快速地将刘邦的手背到身后,毫不犹豫的。刘邦费了极大的力才没有叫出声,他喘着气笑道:“你又是哪位?”
“小爷韩淮阴,”他作出不耐烦的样子道,“十六岁。不用自我介绍了,我知道。”
刘邦立刻来了兴趣,都说大部分人格分裂都是不知道其他人格的存在的:“你们知道彼此的存在?”
“废话,几个人搁一屋住着,你能不认识你舍友吗?”韩淮阴嗤道,刘邦艰难地动了动被迫背在身后的手:“松松手?”
韩淮阴从他身上摸了一包烟出来,随后才松开手。
“好货。”韩淮阴挑了挑眉,手腕微微用力烟盒向上绕出个漂亮的轨迹又回到他手上,淮阴取了根烟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他微侧了头蹙眉道,“火。”
刘邦正活动他有些酸痛的手腕,闻言倒是毫不犹豫取了打火机丢过去,韩淮阴伸手一接点了烟便深吸了两口,微眯起眼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接着他突然表情一变用微哑的嗓音嘟嘟囔囔报怨起来,不一会儿韩淮阴露出不满的神情,再次深吸一口后将烟摁灭在一旁的台阶上。
“他们不让你抽烟?”刘邦了然笑道。
“小爷十六了还不让。”韩淮阴皱眉道,“真是麻烦。对了,你刚刚是不是说要在一起?”
话题突然跳跃教刘邦半晌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嘴角微陷:“试试看?”
韩信兀自低语了一会儿,显而易见那是几个人格在谈论,没多久他带着爽朗的笑容道:“小爷赢了,韩迢那个家伙得服从我们多数人的决定。”
刘邦知道这是韩淮阴,他问:“韩迢怎么了吗?”
“他看不惯同性恋。”韩淮阴道,忽地狡黠一笑凑近刘邦亲了一口。
“就让他不爽着吧,老子开心。”
韩迢已经躲在角落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了。
“你有几个人格呢?”刘邦道。
“五个。”韩淮阴耸了耸肩,“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不接受治疗,说实话,那会是很麻烦的事,而且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
“那么我就是在和五个人谈恋爱呢。”刘邦食指侧腹蹭了蹭下巴,兴致盎然地露出笑来,“今天中午来我家吃个饭,怎么样?”
韩淮阴答应了。
刘邦家属于典型的上层人士的家庭,复式小别墅,二环的四百平,估摸着也得是月入几万的收入了。
“这里还不错。”
听见这么个高傲的声音,刘邦道:“韩泷?”
“是我。”韩泷说,“我很高兴你愿意把我们的名字都记下来。虽然五个人共享一个爱人的感觉有些奇怪。”
“唔……你随便看看,我有些困。”刘邦眨眨眼,嘱咐道,“不要吵我。”
韩泷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想多了”。
刘邦弯了弯眉眼,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小别墅的主色调是紫色,有一些别致的小摆设,看到小绵羊和圣母的小雕塑时,韩迢不受控制地出现了。
“哦上帝,它真可爱!”韩迢俯下身子紧盯着小绵羊,“我现在觉得和他谈恋爱不算一个太差的决定!”
其它人格一同发出嘘声时,韩迢已无法移开停驻在雕塑上的目光,之后再见神子的画像更是激动到语无伦次,一边倾诉着对刘邦的爱意。
“天呐!我真是太喜欢他的品味了!”
任着韩迢在那儿发泄感情,其他几个人聊着天决定谁在什么时候出现。
“其实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好处啊……”韩信道。
“但既然不是,我们又能沟通,这种情况也未必不能相处下去。”韩影说,他喜欢刘邦的说话方式。
“刘邦最喜欢的人是淮阴吧。”韩信道,他正缩在角落用手支着头。
韩影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按理来说,你是最脆弱的一个……果然如此。刘邦不是先看见你才过来的吗?泷和淮阴都是之后出现的。”
“我……你知道的,我不擅长交际。”
“你应该尝试。”韩影说,淮阴踹了他一脚,但被躲开了。
“你不愿意就把时间让给小爷。”韩淮阴气呼呼道,韩信垂着头思索着。
韩迢被突然一声“韩迢”惊了一跳,转头看去,刘邦正抱臂站在门框旁看着他。不知怎么,韩信觉得刘邦气质有些变了,他取代了发怔的韩迢,点了点头:“嗯。”直觉告诉他他应该这么做,因为韩迢对外界的感知不够敏锐。
有些懦弱的眉眼,不再东张西望看雕塑反而盯着地面,这一切都证明现在的不是韩迢。
“韩信吗?”刘邦道,他迈开步子走了过来,修长的腿被裤子紧紧裹着,显出强健有力的线条来。他带着笑凑过来,微微抿了抿韩信的唇,眼见韩信的耳廓越来越红,调笑道:“你每回紧张的时候都会换一个人格对吧?不会又要换了吧?”
韩信直愣愣盯着他,不过多久便垂头吻了过去,连带着用舌胡乱搅了个天翻地覆。
刘邦被吻得唇有些泛红,嘴角挂了银丝被他用大拇指擦去,他笑骂:“小兔崽子,不会亲?”
“我……第一次。”韩信道,其他几人正默默捂脸,毕竟他们都没经历过这个。
而且……这样子的刘邦,实在是太好看了。
“真是意外,我以为你会很有经验呢。”刘邦歪头笑道,忽然又凑近了,咬上了韩信的脖颈。
“我操!”韩淮阴大骂了一句,这是他的本能反应,这具身体受到威胁时他会自动出现。但鉴于造成这个威胁的是刘邦,他的手只僵在了空中,湿润柔软的东西覆在脆弱而又敏感的脖颈上,说实话,这不是特别好的感受,小淮阴已经精神起来了。
“他不是刘邦。”韩影突然开口道,他在脑内说的。
“什么?”淮阴一惊,道,“那是谁?”
刘邦抬头望着他,眉眼弯弯,可全然没有刘邦的温和模样:“我么?我是德古拉啊。”
韩淮阴:“……”
他把韩迢摁了回去,道:“所以……你也是人格分裂。”
“嗯哼,既然都用陈述的语气了,我想我也没什么必要解释了。”德古拉微微躬身,“您好,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是三个人。虽然刘邦想要掩饰这件事,不过我是不同意的。”
“这就是你找到我的目的?因为其他人不会接受,对吧?”韩信道,德古拉点了点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是啊,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
“我愿意。”韩信连忙道,又补充了一句,“其他人也不会很理解我们……只要让韩迢和你尽量不见面就行了吧?”
“嗯。”德古拉点了点头,喃喃低语一阵,神色逐渐变得愉悦,过了一会儿,他说:“很高兴和你谈恋爱。”是刘邦。
“我也是。”韩信笑着说,八个人的恋爱就开始了。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