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信邦百日 day060 不得,我是直的

*涉及武华

*纠结了好久不知道他俩到底谁武当谁华山。。蛮去吧就。。


1

韩信入武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而是三天了。三天里,他修为大涨,至少面对众师兄的调(切)戏(磋)没有那么刚开始手忙脚乱。
韩信领了个任务,要去牢狱打听打听被冤的王大宝的消息,路过巡山弟子,便听到一句:“师弟,要来比试一下吗?”
韩信身体一抖,慌不择路转身就跑。
“啪”就撞上了一个人。
谁呢?韩信这么上下打量了一下,哟,这不是华山的人嘛,看着怪穷酸的,剑和萧上都没几颗宝石。哪像他,得了颗宝石就摁到剑上,那一叠剑拿出来,金碧辉煌,能晃瞎人眼,简直就是法术伤害。
华山弟子被他一撞,闷哼一声倒退几步,不耐烦道:“你不看路啊!”
嘿我韩信就是不看路咋的,韩信酝酿了一下,抬头刚要说,便见那华山蹙着眉,一双紫眸含了些怒气,倒显得更加活泛。

韩信思忖了一下,决定看在这华山长得还可以的份上放过他:“抱歉,这位道友,无甚大碍吧?”
华山弟子眯眼打量了他一会儿,脸色突变,语气似乎小心翼翼了不少:“无碍,我也没注意。还有急事,便先告辞了。”
“诶等等!”韩信一把扯住他,道,“好歹相见也是缘份,留个姓名--”好让我日后找了养养眼。
“刘邦。道长,手下留情,我这衣服好几年了,禁不住。”
韩信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抱歉抱歉,以后若有去华山,我去拜访你。”
“谢谢道长,若无他事,我便继续赶路了。”刘邦道,韩信刚一点头,他便立刻转身飞奔去了,韩信不由得叹了口气,兀自琢磨。
“嘶……就这么不待见我武当的么……”他突然眼睛一亮,拍掌下了推断,“莫非门派里几位师兄断袖的事,惹得天下人都觉得武当……嗯,不得,我可是直的!”
对了,我刚刚要干什么来着的?

2
刘邦很怂,见武当怂。
不是那种修为实力上的害怕,是气势上的。实在是华山欠了武当一些钱,他自己也借了那么一丢丢丢钱,教他看见武当的都觉得似乎下一秒那些道长就会仪态尽失露出本性(?)冲过来讨债。
其实根本没几位武当的道长会做这种事,只是刘邦就觉得欠钱的日期有那么点点久,心理上过不去。
唉,毕竟华山地理位置不好,赚钱的行当不好找,自然掌门师兄也没多少铜板能分给他们。
刘邦此行出来,就是有个任务是要来武当附近的牢狱,给大明官府里的王大宝平冤,好从门派不多的钱里分点生活基金。
嗨,要不是怕得罪了王大人,他绝对是直接冲进去就劫狱啊!
刘邦蹲在屋顶上,鬼鬼祟祟地往下瞅。哟,这不是韩道长吗?拿了一袋满满的钱囊便递给了门口的看守,那看守顿时一脸谄媚殷勤地将他迎了进去。
欺负我没钱啊?刘邦嘁他,干脆打算从韩信那边劫情报来。

等到腿都发麻的时候,总算见着韩信从门里出来,刘邦立刻掏出条黑色面巾蒙了面,活动了一下腿,运了轻功跟上他。瞅了个没人的小巷,刘邦跳下去拦住韩信:“呔!且住!”
韩信皱眉,伸手就要从剑匣里取剑,对面人立刻挥了挥手:“道长有话好说,莫要动手。”
韩信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那人道:“来问问王大宝的情况,这不见道长刚……”
话音未落,一柄细剑便冲他刺了过来,刘邦大惊,立刻侧身躲开,一边破口大骂:“你个小王八崽子,跟爷爷使阴的!”
“嗤。”韩信嘴角飘出一个气音,作了手势将剑化出虚影攻了过去,口中还不忘说着,“是你要来赶尽杀绝,怎能怪我?”
“呸。”刘邦几个轻功飘开,恶狠狠地拽下面巾,“好好看看你爷爷,像长得要迫害人的样子吗!”
韩信讶然,立刻收回剑,皱眉道:“是你。”

3
刘邦擦了擦脸颊上被细剑割出来的血痕,瞬间血染了半边脸,手上的伤这么一动作也流了些血,他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见那道长递了药过来,手指都有些抖。
我槽,神授丹。
他立刻不客气地仰头含入口中,待伤口慢慢修复好了,对着韩信抬了抬下巴:“能不能说情报。”
“能。只是前辈您为何……”
“呸,什么前辈。”刘邦道,“你修为没比我低多少。”
韩信顿了顿,道:“不知刘兄为何不正大光明地来问呢?我也不是小气之人……”
“我之前不知道,”刘邦摇了摇头,笑道,“这事就算过去了。能不能告诉我一些王大宝的事?我还要给他平冤。”
“好说。刘兄,还请随我一同去舍下,我再将情况好好告诉你。”韩信说着,吹了声口哨召了匹马,纵身上马。刘邦也立刻唤了自己马,两人颠颠便向武当而去。
一路上两人聊了不少各自门派的趣事,听刘邦说华山的发带都能用十年,子弟每个月都要给门派一小笔修缮费,门派衣服要不要添点布料都要吵架,也有些唏嘘。接着韩信道:“不如你来我这帮我干点活?我这恰好有几笔不错的悬赏,你若愿意,便来助我一臂之力。”
“那就多谢了。”刘邦也不客气,笑嘻嘻道,“往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也可以叫上我。”
“好。”韩信见他笑得开心,也不自觉勾起了唇角,“前面便是我的屋舍了,小屋没什么东西,刘兄莫要嫌弃。”
“不……”刘邦瞅见那满堂奢华,“会”字卡在喉咙里。
碧青琉璃居然用作装饰品摆在一旁……
刘邦险险地压下自己杀人夺宝的冲动,笑着夸赞道:“韩道长家真是十分漂亮,不比寒舍,一穷二白,家徒四壁。”
韩信听他憋不住的咬牙切齿的语气,嘴角泄出一丝笑意:“若是刘兄不介意,往后就住在偏房,有悬赏联系起来也方便。”
刘邦摇摇头:“这就不必了,一栋屋子住久了,也会有感情的。”而且住在别的门派下,也不方便他做一些动作。
韩信也没多说,坐到椅子上便开始和刘邦说了一些情况,最后总结道:“总之,只能劫狱了。”
刘邦:“……”
我有句mmp……算了不讲了。

4
劫狱不需要太多计划,只要多叫几个人一起硬刚就成了。刘邦最不缺的就是人脉,七拼八凑很快就叫了一众人一同前往。
韩信瞅差不多有十个人就带头闯了进去,刘邦连忙跟上,他怎么能让一个武当的抢了先?
狱卒个个善战,刘邦等人花了许多时间才解决了大部分,再一看韩信,已利落地敲晕了剩下的。
“快些。”韩信道,“官府定会去喊救援。”
刘邦道:“你别冲太前面,我……”刘邦本想说“保护不了你”,怎么也觉得出口便变了味道,连忙改道,“你练的是内功,不适合冲在前面。”
韩信粲然一笑:“没什么大碍,倒是你,要注意。”说着几粒绿色的药丸落入刘邦手里,刘邦一眼看过去便知是三和丸,忙宝贝地藏了起来。刘邦再抬头,韩信已飞奔去了,忙不迭使了轻功跟去。
王大人提着大刀,显然已经等候多时。刘邦方一提剑他立刻反击了过来,一边口中大喝声如洪钟:“尔等江湖宵小,也妄想劫狱?”
说着那把大刀就落到了刘邦头上,刘邦立刻抬手以剑抵挡。剑发出嗡鸣声,像一个活人在哀叫。刘邦使力一挑,击开了刀,同时向后撇了几步,刘邦趔趄了一下,狼狈地转身跑开,顷刻便有人补上他的位子抗下王大人的攻击。
刘邦和好哥们交替着抵挡了大部分攻击。这回本来该是好哥们上了,刘邦向后一撤,便见他捂着右手一副痛苦的模样,刘邦心中一跳,立刻转了方向往旁一蹦再一滑,逃出了王大人的劈砍。
好哥们一时是不行了,刘邦连续挡了几下攻击,手臂已经有些酸痛不堪,见王大人又高高扬起大刀,心中暗道“罪过”就要扯身边的一位云梦挡了攻击。忽闻“锵踉”一声,抬头看去,数只细剑抵住了大刀。他下意识回头望去,果不其然韩信正紧闭着眸子手中不断结势,额角上渗出了不少细汗。
刘邦立刻提剑快速攻了过去,没几下王大人便受了重伤迅速使轻功离去了,刘邦再回头看那个道长,他正神态自若地吃下一颗三和丹,苍白的脸色很快就恢复如常。
刘邦走过去道:“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习惯了。”韩信摆摆手,“你是不是受伤了?”
刘邦甩了甩手,故作一副“社会你邦哥”的样子将手搭在他肩上:“小菜,切得我手有点酸。”
韩信瞧他这副模样,再加上之前对自己说的那几句话和扛伤的举动,心下一动。

莫非,这个华山是看上他了?
韩信悚然一惊,摇摇头甩开杂念,对刘邦道了句“坐下”,刘邦也不知怎的就听了他的,等反应过来,那人也在自己面前盘腿坐下,接着一股力量便蹿进了身体里。
那是一股很强势的力量,带着主人的克制压抑,以不容分说的气势踏遍刘邦的经络,涌向他的丹田。
“嗯……”刘邦低哼了一声,被充实的感觉太过舒服,以至于他回过神后才记起这道长也算是在变相地耍流氓了,恼怒道:“你!”
韩信将钥匙塞到他手里,还带着点余温,接着推了把他:“快去。”
刘邦总算跟上了节奏,将钥匙往哥们怀里一丢转身就亲上了韩信。

5
“我靠。”韩信爆了句粗口,突然被偷袭了一下,差点没忍住直接把刘邦削成人棍的冲动,“你干什么?”
“没现金了,你们武当支不支持卖身抵债?”刘邦吹了声口哨,他是实实在在地在耍流氓。
“不支持。”韩信擦了擦唇,道,显然他是有些生气了。
唉,年轻人火气太旺盛了。刘邦感慨着目送道长走远,自己也有些烦躁。
是韩信先耍的流氓没错吧?

6
好吧,他先耍的。

7
刘邦认真悔过了一下,还打算去找韩信道个歉免得以后自己丢了赚钱的机会,开门就遇上了绷着脸的道长。
“诶?!”刘邦向后一跳,韩信便顺势进了他的屋,自然而然地带上门后,打量了一圈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一穷二白的屋子。刘邦看他的目光四处乱瞟有些怒气,因为他实在有些讨厌不经过他允许就闯进来的韩信。其他人他没有介意过,可是单单韩信,他偏生出不满来。
“你住这里不冷吗?”道长问道。
“刚开始冷,后来习惯了。”刘邦道,“华山弟子基本没有一个不耐寒的。”
“收拾一下,”韩信道,“我和你掌门沟通过了,他说只要你愿意可以去武当住,我不强求,你决定一下。”
刘邦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你的第一句话已经把你的紧张和期待暴露无疑了。不过,这个武当道长到底怎么想的?
“我为什么要跟你过去,你到底怎么想的?”刘邦直截了当问道,对于韩信这样难得身在江湖还一根筋呆又呆的人除了开门见山没什么办法可以问出实情。
“我掌门要见你。”韩信说。
不知道怎么,这个答案让刘邦莫名有些失落。
嗤,还以为这个武当真的要接受自己卖身抵债的建议,不是说自古武当出(哔--)佬吗?
刘邦打算看看武当掌门究竟有什么想法要见自己,那么多华山弟子,莫非是因为他比别的弟子洗澡勤快了点一周两回?

8
刘邦被几个武当弟子拦下的时候,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上回自己借钱至今没还的几位。
“虽然很抱歉,但是少侠,你再不还钱的话……”
“他欠了多少?”韩信侧头问道。
“五十万铜板。”对方无奈道。
韩信眼皮都没动一下:“我一会儿给你,刘邦,愣着干什么,走了。”
刘邦摇头:“我短时间还不了你钱了。”
“唉,”韩信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关于卖身抵债的建议,我想了很久,觉得可行……以后门派内的事务但凡有分配给我的,你要分担一半,记住了吗?”
刘邦思考了半晌,点了点头:“那……麻烦你了。”

8
韩信把满满一袋铜板交给师兄的时候,心还在隐隐作痛,师兄看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安慰道:“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师弟,我觉得你的做法很明智。”
“什么?”韩信道,还有些迷蒙的样子,“师兄,我觉得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年轻人,”师兄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可以找萧师兄聊聊,他在点香阁,我告诉你了,你可别跟别人说。”
韩信下意识点点头,他一直在走神。
见此,师兄摇摇头走开了。
有些事,不是以“冲动”就可以概括的。所有冲动的举动,都是蓄谋已久。

9
这是刘邦和韩信住一起的第三天,刘邦觉着韩信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决定试探一下。
他就在接任务的时候喊上了竹马张良。张良瞧着柔柔弱弱一个人,却当了少林子弟。本来也算是件好事,只是张良成为少林子弟后立刻和师兄弟们达成共识,张口闭口“我佛慈悲”“切莫作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在日常说教刘邦之后,还会补上一句“出家人不打诳语”,叫刘邦气得牙痒痒,偏生张良就是个天生当少林的主,抬眸扫了他一眼就继续读经。
今个儿接了这么个儿女情长的活儿,张良用他的佛性智慧理顺了关系后格外冷静地开口:“你是喜欢他吗?”差点把刘邦惊得翻沟里去。
“如果不是的话,这个忙我就不帮了。”张良双手合十,“佛曰……”
“停。”刘邦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后讷讷道,“……喜欢。”才怪……
张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今天出任务韩信发现刘邦似乎和平常有些不同,总和队里的和尚靠得十分之近,这叫他莫名的不大好受。

“那个少林,你和他关系很好啊?”

“是啊。”刘邦偷偷打量韩信,见他正低头似乎很专心地擦着剑匣,心道莫非他是在躲避自己的目光?

韩信也注意到了刘邦的眼神,他难道是下定决心要掰弯自己了?

“你知道我们门派的蔡师兄蔡居诚吗?”韩信道,他抬头看着刘邦。

师兄说过了,试探一个人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就看看他知不知道蔡师兄。

“知、知道啊。”刘邦说,怕韩信发现自己在试探,眼神飘忽,却不知这更让韩信以为自己是断袖,“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百闻不如一见。”韩信说,“做完任务我带你去点香阁。”

“这不大好吧。”,刘邦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咆哮话题怎么被带偏了,“张良肯定也不想去。”

瞅他那个样子,韩信默认了他是在欲迎还拒,就决定顺水推舟,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不带他,就我俩。”

刘邦盘算了一下被韩信就地解决的可能性,点了点头:“好。”

可能性为零,几乎为零。

 

10

刘邦第一次来风月之地,对什么都好奇,见韩信大气地给了梁嬷嬷一袋铜钱,眼差点红了。

没想到烟花之地如此赚钱。

韩信买了些丹青饮,刘邦在一旁看他喝,犹豫了许久开口道:“我能喝一口吗?”

韩信料他是想借醉告白,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手一挥道:“喝吧。”

刘邦斟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华山弟子都爱喝酒,他也不例外,正想夸赞几句酒不错,就见面前的道长似是被酒呛到了不断咳着,脸上也浮了层粉红。刘邦本着关心的心情去扶他,熟料丹青饮后劲十足,一时间天旋地转,反倒跌在了韩信怀中。

这个人肯定喜欢我!

两个人同时想。

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想灌醉我?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借醉倒在我怀里?

两人悚然一惊,又有点小兴奋。

然后就顺水推舟上了床。

 

11

刘邦醒来时时,身边空无一人。

这小道长,玩了就跑了?

刘邦翻了个白眼,手撑着床准备自力更生解决后续事情,身子还没起完整,便看见韩信端着粥走了进来,见他要起身忙将碗放到一旁来扶。

“你……”“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收住口,随后一起笑了。似乎感觉到两人气氛太暧昧了,韩信咳了咳,深吸了一口气。

啊,要告白了。美滋滋。刘邦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好了。”

“……?”刘邦道,“不是你喜欢我吗?”

“啊?”韩信想了想,以清奇的脑回路思考了一下。

喔,懂了,他不好意思承认。

于是他决定退一小步,也表达一下自己的主动。

“我爱你。”

“我也爱你。”刘邦笑道。

这事就这么成了。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