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青蛙王子薛洋x国民男神晓星尘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1
薛洋是一只青蛙。
他不只是一只青蛙,他还是一个王子,一个受了诅咒变成青蛙的王子。
虽然原来薛洋长得又帅气又俊俏,但是他现在是一只青蛙,顶多是一只又帅气又俊俏的青蛙,只比隔壁的王大蟾蜍好了那么一丢丢。
总之,没有娇小可爱的小公举愿意来给他一个亲亲好教他变回原形。
虽然有娇小可爱的青蛙要给他亲亲,但是薛洋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青蛙王子,还是要有点作为人的骨气的。
可能有人要问,为什么薛洋不能强吻呢?
你可能没认真看,倒回去重来。

2
晓星尘是星星国最好看的人,各种意义上的。包括男女审美上的,东西方审美上的,肉体灵魂审美上的。
简而言之,他是国民男神。
晓星尘十全十美,唯一可惜的就是他的一双眼睛。据说他的眼睛如天空般澄澈,如宝石般瑰丽,只是现在这双曾盛满星辰大海的眸子,被白绫遮了起来。
有人说晓星尘的眼睛太过好看被嫉妒的人剜去了,有人说是晓星尘不愿别人因自己发生争执将最好看的眼睛遮了起来。甚至有传奇点的版本,说是有人诅咒了晓星尘的好友,晓星尘为了拯救好友,将诅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晓星尘便依着这幅模样,依旧做着他爱做的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3
薛洋被盛气凌人的青蛙李狗花已经追了一个月了,他很苦恼。
那天李狗花又追着他游游跳跳了十个池区,最终他慌不择路地逃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院。
他掉到地上,“呱”的一声,教听到动静的背对着他的男人回过了头。
“谁?”
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满分。
身材修长挺拔,比隔壁王国的金国王好了特别多,满分。
衣品朴素却不失典雅,如境中人画中仙,满分。
容貌好看得无法描述,白绫遮住了眼睛却更让人觉得他的眸子一定是明亮而摄人心魄的,满分。
薛洋觉得如果现在自己手上有荧光棒,一定会为他挥舞打call。
因此,激动到难以自持的呱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听是个少年音,晓星尘无奈地笑了笑:“是哪家的孩子,这么晚了还出来玩,快些回去吧,别叫父母担心了。”
这么一笑更好看了,没问到名字的薛洋也更着急了:“你叫什么!”
听出了声音里的焦急,晓星尘虽然疑惑还是道:“晓星尘。怎么了?”
Get,确认攻略对象。薛洋幸福得觉得好像吃了一万颗他最爱的星星糖,虽然没有娇小可爱的公举,但是俊朗的少年郎也未尝不可对不对?只要他能下得去嘴就万事大吉,也不亏。
而且瞧这个男人还是个瞎子,亲完就可以跑,计划通。
薛洋美滋滋地想着,突然被人自身后抬起,接着一个疑惑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星尘,你在和谁说话?这青蛙哪来的?”
薛洋用绿色的蹼趾下意识做了一个捂脸的动作。
凉凉。

4
晓星尘坐在椅子上,薛洋蹲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所以,你就是想让我亲你下?”晓星尘无奈地笑道。
“对。”薛洋点了点头,想起眼前的人看不见,不知怎么表达自己强调的肯定,下意识挠了挠头。
“举手之劳。”晓星尘道。他伸手递到薛洋跟前,小青蛙跳了上去,晓星尘的唇正要落下,房门突然被推开。
“卧槽!”纵使宋岚素质再好也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解除诅咒。”晓星尘如实道,“他说只有这样他才能化回人形。”
“荒唐!”宋岚急道,“而且,你也不想想他为什么被诅咒了么?”
晓星尘沉默半晌,再次微笑起来:“我相信如果他是因为做了坏事受到惩罚,他会诚心悔过的。”语毕,便落下一吻。
由于太过突然,宋岚和青蛙都没反应过来。接着便弥漫开一片烟雾,一个俊郎的少年郎显了身形,他迅速伸手抱起了晓星尘,提气运功便转身跑了。
宋岚呆了,反应过来后慌忙取了剑循迹而去。

5
晓星尘感觉到有人颤抖着手解开了他的白绫,接着眼前恢复了光明,他有些不适地眨了眨眼,接着目光便聚焦到眼前的黑衣少年身上。
“是你……”他低声呢喃了一句,薛洋小心翼翼地伸手碰触他的脸,晓星尘抬手推开他,“你还有何颜面见我?”
流言最玄幻的版本,往往才是最接近真相的。薛洋就是那个流言中给晓星尘好友宋岚下咒的人,而晓星尘正是为了宋岚甘愿自己承受诅咒。只是薛洋下咒,不过是缘于荒诞可笑的一个“情”字。
薛洋不管不顾地伸手抱紧他:“我不管,我记起来了,你必须留下。”他语无伦次,手上的力道却半分不减。
“薛洋,你……”
“把情动者变成青蛙!”便听一声大喝,宋岚丢出了手上的符咒。
三人中,他和晓星尘皆是修道之人,自然不会动情,剩下一个为情所困的,便是薛洋。
晓星尘一惊,符咒已贴近了过来。

6
“呱。”薛洋说。
“呱。”晓星尘说。
然后两只青蛙一起看向宋岚:“呱。”
宋岚苦恼地挠了挠头:“星尘,你怎么……”
不待他反应,晓星尘转身便亲了一下薛洋,自然而然的。
并没有发生什么。
“怎么没变回来。”晓星尘严肃道,薛洋视角的他却偷偷红了脸。
“这个……”宋岚顿了一下,认真而沉痛道,“星尘,这次我本打算教这小子待久点青蛙再变回来让他不能嚣张,所以用了比较高级的符咒……”
两只青蛙盯着他,似乎在无声质问解决问题的办法。
“所以……”宋岚硬着头皮道,“要行床第之欢。”
“呱。”薛洋说,“那谢谢。”
遂拉着一脸呆滞的晓星尘蹦跳着走远,半晌宋岚才反应过来。
晓星尘怎么动情了?
啥玩意儿啊?
不对啊?
等等?
诶?

评论 ( 11 )
热度 ( 129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