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云亮云 迷航

“上将,亮是否说过,你很像一个人?”那个人的低吟,如梦魇一般,在脑海中反复。
赵云眨了眨眼,侧过头看向窗户。
阳光透过七彩琉璃的玻璃,拘谨地落下一点点印记。阳台上,那只雪鹰如往常一般伫立着。
“雪客。”赵云唤了一声,坐起身伸出手臂,雪鹰抬起翅膀,只轻轻一拍便落入了赵云怀中。
赵云揉了揉雪客的头,自床头柜中取了点肉干递过去,雪客低头啄啄,三两下便吞食干净,继续用那双黑亮如曜石的眸子盯着赵云。
“嗒嗒嗒”。
有人礼貌地轻叩了三下门,不用听来人声音赵云也能猜出那是谁,抢在那人自我介绍之前道:“请进。”
身着蓝色军装的指挥官推门而入,背脊挺得笔直,似乎是刚锻炼过,银发被汗水沾湿,乖巧地贴在他的脸上,随着他说话时上下颚的动作轻微晃动着。汗水自发梢顺着他的脸部坚毅的轮廓滑落,沿着颈部优美的线条落入衣服中,能想象到那滴汗水是如何淌过他小麦色的健硕胸膛,又是如何流到那腰带束紧了的腰上。
--简直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上将,上将。”连续两声呼唤将走神的赵云唤了回来,赵云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嗯。”
“那么您就是批准这份提案了。”诸葛亮将怀中的文件递给他,“请在这上面签字。”
赵云瞟了两眼,无非就是别的国家提议联盟,两国交换些条件,便在诸葛亮所指的地方快速签了字。
“还有,”诸葛亮接过文件,抬臂看了眼手表,补充道,“希望上将改进作息安排,下次我九点来的时候最好见到上将是在处理事务,而不是穿着睡衣逗鹰。”
不待赵云反应过来,最高指挥官便转了身,笔直地离开,军靴响亮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许久后才渐渐消失。
赵云摸着雪客,兴趣盎然地盯着门。
“你说,帝国调过来的最高指挥官,到底为什么这么有意思呢?”
雪客眨眨眼,歪歪头,开始用喙梳理自己的羽毛。

“报告,最高指挥官派我过来找您,说有要事相商。”
赵云打了个哈欠,点点头:“我把这份文件看完就过去。”
不久后赵云便起身往诸葛亮的房间走去,寻到刻着“最高指挥官”的银色铭牌,扣了扣门:“赵云。”
“请进。”里面传来指挥官的声音,似乎带了些鼻音。
赵云推门,果不其然看到诸葛亮的桌子上整整齐齐叠着一堆纸巾。
“你感冒了。”赵云用的是陈述句。
“没什么大碍。”诸葛亮面上依旧没什么波澜,“倒是上将,您比我预计的迟到了三分多钟。”
赵云笑了一下:“我还以为您会精确到秒。”
“这不是国家大事,不需要精确度太高。”诸葛亮认真地回答,“这次的谈话级别只是第三级。”
赵云摸了摸鼻尖,他坐到诸葛亮的对面,露出一个兴味的笑:“冒昧地询问一下,您的等级总共有几等呢?”
“五等。”诸葛亮板着脸道,“在你浪费的三分钟里我有三次可以做五等事情的机会。”
赵云歪了歪头:“那么指挥官找我到底有何大事?”
“我们现在所在的西夏尔地区和塞西斯地区由于权力纷争的原因战乱频繁,两个地区的领导人决定在两个地区中分别选择一个有代表性的人进行联姻,”诸葛亮敲了敲桌子,“上头传来的消息是将你定为最佳人选。”
赵云单手托着下巴眨了眨眼:“……政治牺牲品吗?有趣。虽然如此,我也不是很愿意充当这个牺牲品呢。”
“没有用的。”诸葛亮说,他取了一份文件复印件递给赵云,“这上面有您的签字。”
“什么?”赵云夺过文件,再三看了几遍,才敢确定就是自己早上签署的文件。
他对天发誓,以后一定认真阅读文件后再签字。
赵云揉了揉额角,目光在诸葛亮身上反复巡逻,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模样,慢悠悠道:“可是,云已有心上人了。”
诸葛亮的眼眸微微转了一下,这本不是该出现在他身上的小动作,只是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指挥官抬手压了压帽檐以借此调整了一下状态,他用机械化的口吻道:“文件通过本人以自愿的形式签署是有法律效用,无法更改的。所以……”
“我知道。”赵云打断了他,摇了摇手指,“所以,亲爱的指挥官,看在你我还算有些交情的份上,你愿不愿意帮我呢?”
诸葛亮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崩裂。

“1072号南偏东27.58度,短程导弹,”指挥官盯着眼前蓝色的屏幕,低声念道,“装填,3.4秒后发射。总舰锁定正北方向,六十七英里处进行时空迁跃。”
“报告,装填完毕。”
“报告,发射成功。”
“报告,已锁定迁跃目标地址。”
“报告,总部已确认准备接收。”
指挥官仍盯着屏幕,宝蓝色的瞳眸熠熠生辉。
“确认迁跃。”
如此久的持续作战后,总算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诸葛亮想着,微微放松了紧绷的肩膀。
“报告!左侧第36号区域受损!”
“报告!左侧第114号区域受损!”
“报告!左侧第24、25区域同时受损!”
诸葛亮蓦地一惊,立刻挺直了背脊倾身查看,突然间整个星舰摇晃了一下。
左侧空间逆流。这是诸葛亮的第一判断。
左侧舰体轻微损坏,一个涡轮停止运行。这是诸葛亮的第二判断。
敌方趁机发起偷袭,舰体尾部轻微损坏。这是他的第三判断。
“增大两侧尾翼涡轮动力,后方机群收小阵容向母舰靠拢,开启母舰保护罩。”诸葛亮冷静的声音通过设备传到每一个人的耳里,让人情不自禁安心许多,依他所言去做。
“报告,1号战机脱离群体!”
诸葛亮皱了皱眉,立刻打开与1号战机驾驶员的通讯:“1号驾驶员,能否听到我的声音?”
“能。”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诸葛亮继续道:“我是最高指挥官诸葛亮,你必须听从指令归回队伍一同撤离,否则将以我国军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违规抗令和第……”
1号驾驶员“啪”一声挂断了通讯。
“……”诸葛亮侧头问道,“驾驶1号机的是谁?”
“报告,是上将赵云。”
诸葛亮正尝试再次建立联系,赵云率先发起了通讯。
“最高指挥官,你说完没?”他懒散的声音钻入诸葛亮的耳中,“你们先走,我殿后。”
“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请你……”
“啪”。
这是诸葛亮人生中第二次被别人主动截止通讯,诸葛亮难得出现了细微的情绪波动。
“报告,阵形已收缩完毕。”
“报告,防护罩受损58%。”
“报告,迁跃将在五分钟中后结束。”
如果再受损两个涡轮,星舰的动力不够完成迁跃,那么星舰将会断成两半,所有的人都会死亡。
诸葛亮第一次觉得自己厚着脸皮,便是再次和赵云建立通讯的那一刹那。
“在三分钟中内你必须结束掩护回来。”诸葛亮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必须。”
“好。”赵云应道,这次他没有主动挂掉电话。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儿,要挂掉电话,那头赵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实不相瞒,我也有心上人了,如果这次我没有迁跃成功,麻烦最高指挥官先生查阅我邮箱的第一封邮件,然后照上面写的地址给我要给的人。”
“不会失败的。”诸葛亮说,他紧盯着屏幕,1号机那个绿色的小点正快速接近一片红色的区域,每到达一个地方周围的红色点便会消失不见。
“报告,防护罩受损69%,还有两分钟时间结束迁跃!”
“你还有一分钟四十三秒。”诸葛亮说,屏幕上那个绿色的点正像一把利刃,将红色的区域不断切割开来。
赵云没有回答,通讯中只剩下诸葛亮低声念时间的声音。
“还有五十三秒,你该回来了。”诸葛亮道,不知为何他的内心有些紧张。
绿色的点依旧前行着,诸葛亮提高了声调:“上将!请你回来!离开敌方的攻击区域!”
绿色的点总算开始慢慢回折,一路仍在击落敌方的战机。
“停止攻击行为,立刻回来!”最高指挥官第一次失了态,因为迁跃将在十六秒后结束。
正在此时,两颗定向导弹往涡轮上冲了过来。
诸葛亮骇然睁大了眼,防护罩现在受损了91%,已经不能再接受两次攻击了。
“最高指挥官,还有七秒就要迁跃了,不要紧张。”上将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镇定而沉稳。
绿色的点扑向了导弹!
“上将!”诸葛亮难免失态,他怎么会不知道赵云是想如何应对?
但是,他还有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还没和这位相处了不过一个月的上将说。
“通过请求。”上将冷静道,诸葛亮没有细想,下意识点向了屏幕上跳出来的“RECIEVE”按钮。
随后舰体一震,迁跃结束。
“报告,除1号机全员检索完毕,没有事故。”
诸葛亮沉默了半晌,仍挂在耳边的通讯器里是一片杂音。
好吵。
诸葛亮摘下耳机,疲惫地揉了揉额角:“确认降落。”
“最高指挥官。”
身后突然传来那个人的声音,诸葛亮背脊一僵,缓缓转过头。
“来认罪了。”上将伸出手,耸了耸肩,“你那是什么表情?质疑我的能力吗?”
诸葛亮给他铐上手铐,屡屡波动的情绪此刻终于平静了下来。
“上将,亮是否说过,你很像一个人?”

“看来是愿意帮了。”赵云嘴角大弧度上扬,“啊,指挥官果然是一个好人。”
“阿谀奉承的话对我来说没用,没有你的逞强星舰同样不会有事。”诸葛亮绷着嘴角,“驳回请求。”
“别这般语气。”上将歪头看着他,“你知道我不喜欢政治联姻。”
“你可以先结婚。”诸葛亮犹豫了一会儿,补充了一句,“之后再找机会和你的……心上人结婚。”
“指挥官莫要蒙我,”赵云笑道,“我也是懂得些的。政治上的联姻,婚成了基本就是终身制。”
“为了地区的和平,你也不愿意么?”指挥官正色道,“那些黎民百姓,盼望和平已不是一两天了,既然已经签署了协议,不可反悔。”
见诸葛亮严肃起来,赵云也坐直了认真道:“我没那么伟大,我在感情上也很自私,比起那么多人,我仍觉得我的心上人是最好的。”
“你的身份不容许你做这样的决定。”诸葛亮说,不知为何他的心脏莫名地疼痛,“总之,事情便是如此,半个月后,还请上将准时到场。请走吧。”
赵云支起身子,深深地望了他一样,转身离去。
连门都没有带上,真是失礼仪。
诸葛亮想着,走过去关上门,接着揉了揉脸,以平静波动的情绪。
很久没有这么失态过了。

赵云正为明天的婚礼烦心,虽说他着实不想政治联姻,但是诸葛亮既然那么说了,他自然也只能那么做了。
毕竟,他口口声声的心上人就是诸葛亮了。
这半个月来,他也认真去筹备了,只是他想去见指挥官的时候,都被告知指挥官不在或者就是在忙,总之是无法接待他。他也不知该如何反应了,每天除了撸撸雪客好像人生都已失去了意义。
啊,人生。
赵云倒在床上,抬手借着吝啬透进来的点滴月光打量那枚戒指。
那是一款男戒,也就是说他的联姻对象是一个男子。
如果自己早点袒明心意就好了,虽然自己努力让自己在诸葛亮心中有了些不同,但想必还是没有到“一级”等级的重要。
使尽了套路,不过最后好歹还是得了点他宝贝的忠告对不对?
哎,早该知道诸葛亮把国家当父母,把百姓当媳妇,自己这是何苦呢?
赵云琢磨着琢磨着,天便亮了,有人来催他早些出发。
赵云穿了西装,给雪客喂了口肉,抬手看了眼手表。
九点。
他坐上了开往礼堂的车。

当赵云在礼堂里看见诸葛亮时,他还很难受,等到发现自己的联姻对象正是诸葛亮时,他觉得自己舌头快捋不直了。
“李李李……”
“抱歉,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联姻,我们之后可以……”
赵云猛地把背脊挺得笔直的指挥官抱入怀里:“驳回请求指挥官先生,商量商量,以后可以把我排第一等级了不?”
指挥官愕然地睁大眸子,许久之后扬起一个微笑:“看你表现,上将先生。”

/万一以后有云亮云一百日我肯定后悔发了这篇。。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