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晓薛晓 幸运赏赐


*旅行青蛙私设如山
*欧欧西极重
1
今天的薛洋也没有回家。
晓星尘很生气,他怀疑他家的呱饿死在外面了。
哦,人生。
被宋岚安利了旅行青蛙这款佛系游戏后,晓星尘决定也要养只呱。
别问我为什么晓星尘能看见了,他转世了。
但是虽然转世了,他还残存有前世的记忆,在依旧搞在一起但没有前世记忆的忘羡,依旧行侠仗义但没有前世记忆的宋岚,依旧两米八但没有前世记忆的金光瑶这么一群人中,他显得,鹤立鸡群。
而且,他还没有遇到薛洋。
他隐约记得自己遇到过这个人,自己最后也是因他而死,再详细点,就不记得了,索性当作两人是感情很好的兄弟记着。
于是在给青蛙取名字的时候,他就这么脑子一抽输入了“薛洋”两个字。
据说青蛙会出去旅行,还会给他寄明信片,但他的呱五天未归,怕不是已经沉迷外头的景色不管他这个阿爸了。
晓星尘瞄瞄一旁山高的数理化,低头继续看唯一的一张明信片。
他还是继续沉迷呱吧。
2
呱寄明信片回来了!
晓星尘捧着手机,一脸迷之微笑,宋岚难得见好友这幅模样,悚然一惊。
这是学习压力太大,疯魔了?
遂本着拯救失足少年的心,拍了拍晓星尘的肩:“星尘,你如果有什么事,要和我说,不要一个人承担。”
晓星尘总算收敛了一下不正常的表现,认真道:“薛洋给我寄明信片了。”
“啥?”宋岚不知道晓星尘给青蛙起的名字叫薛洋,一时有些懵。直到晓星尘晃了晃手机给他看截屏,才恍然大悟,失笑道,“我还道是你新交了哪位朋友呢。这游戏就是这样,我儿子三天都没动静。”
晓星尘点点头,心中却小声道,才不是游戏,他的呱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3
晓星尘今天一整天都精神恍惚,原因无他,有人给他寄明信片,重要的是,寄件人的名字正是“薛洋”。
明信片也就是一张风景明信片,和旅行青蛙里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也就是并没有绿色青蛙的影子,只有一个背对着相机的黑色身影。
晓星尘拿着明信片,公然在课堂上神游天外,一下课宋岚便立刻转身后桌的晓星尘道:“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在发呆啊?几次回头你都这么一脸呆滞地望着前方,被呆呆鬼上身了?”
晓星尘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将明信片收了起来:“无碍,最近课业繁重,睡得不是很好。”
宋岚叹了口气:“是啊,期末快到了,我都顾不上我家呱了,估计已经离家出走了。”
晓星尘笑道:“我的那只倒挺喜欢出去玩的,经常不见他影子。”
宋岚神情有些诡异:“我说,别人谈呱的语气都是儿子女儿,怎么你的这个,这么像情人啊。”
“开什么玩笑。”晓星尘立刻道,掩饰似的咳了几声,“最近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面馆,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宋岚欣然答应,话题便被这么带了过去。
4
晓星尘越来越频繁地收到薛洋的明信片,别误会,不是青蛙,是真人的。
晓星尘终于忍不住了,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去每回都固定寄出明信片的那个地址一趟。
于是他瞒着父母和宋岚悄悄跑了出去,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按着导航一路走向地址。
“请问,你有没有经常见到一个名叫薛洋的人?”晓星尘小心翼翼地询问忙着分类的前台大叔。
“啥子啊?不晓得勒。”大叔摇了摇头,“俺也是最近调来的耶,记不得谁常来的嘛。”
晓星尘叹了口气,捧着保温杯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执著地想见薛洋一面。
他又想起了宋岚的那句调侃,忍不住摇了摇头,嘴角上扬。
没准他们就是情人呢。晓星尘兀自琢磨着,突然听到前台大叔的声音:“薛洋?诶小伙子你的名字咋这么耳熟呢?”
晓星尘立刻抬起头,一袭黑衣的少年撞入眼里,他起身快步走过去,停在了少年三步之外。
走不近了,迈不出步子了。
晓星尘嗓音有些干涩,慢慢挤出两个字。
“薛洋。”
少年盯着他,随后晃了晃头,露出小虎牙笑得十分开朗:“被道长发现啦,我这回可是有好好行善啊,你要不要……”话音未落,便被扑了个满怀,愣了一下,反抱住晓星尘,紧了紧手臂,继续被打断的话。
“……吃颗糖呀。”
5
晓星尘得知薛洋早就盯上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翻了个白眼:“……你还在我手机上装了监控?谁教你的?”
薛洋得意道:“自己学的。道长居然给青蛙取我的名,真是叫我好一阵心情复杂。”
“话说回来,”晓星尘道,“我们上一世究竟是什么关系,你应该记得吧?”
薛洋愣了一下,随后揽过他的肩嘻嘻笑着:“管那么多干什么,关注现下啊。道长,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粥。”晓星尘思虑一番后认真道。
“又吃淡出鸟儿的粥啊!”薛洋接着便被晓星尘警告了一句“注意用词”,胡乱应下后又道,“道长,我想吃甜的。”
晓星尘抿抿唇:“有八宝粥。”
“除了粥没有了吗?”薛洋盯着他,拼命暗示要吃糖。
晓星尘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转身吻了一下他的唇,脸尚红着便道:“行了吗?”
薛洋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后再次毫不吝啬地蹦出了虎牙:“行呀。道长,以后就靠你照顾孤苦伶仃的我了啊。”
“多嘴。”晓星尘道,伸手将自己的手机从薛洋手里夺回,“你别乱买东西了,我那四叶草是充钱买的。”
“诶?充钱买的--”
两人一路笑闹着,命运的线注定了生生世世的纠缠。
而这一次,薛洋没有成为人人口中的恶人,晓星尘也没有来得太迟,一切都是恰好,像上天给予的幸运赏赐。

评论
热度 ( 52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