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信邦百日day021】捕猎


该怎么描述这个夜晚呢?如墨一般,如影一样,黑色弥漫。
除了黑色,一无所有。
刘邦在阴影中已经蛰伏了三个小时,全身上下一水儿的蚊子包。
“靠,老子回去给自己涨工资!”刘大厅长咬牙切齿地低声骂着,却依旧一动不动,像钉在了地上。
上头传来情报,他的老对头--项羽的手下--韩信在附近一带活跃,从事毒品交易,他得到消息,马不停蹄赶了过来,便喂了三小时蚊子,那家伙的影子也没见到一个。
“厅长,咱还等这兔崽子不?”平日大嗓门的樊哙声音压低了,像狗熊在低语,“俺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今晚得加餐。”
“成成成。”刘邦抑制着不满,声音不自觉大了些,“张良的情报估计我给看眼花了,下次我一定逮住韩信,把这小子好好……”
刘邦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带笑的低沉声音传了过来:“逮住我,要好好怎么的?怎么不说了?”
青年红色的发在夜色中被映成暗红,像干涸的血迹。修长挑高的身形宛如吸血鬼般优雅,不紧不慢的步伐每一下都踏在刘邦的心跳声上。
他是猎人,自己才是猎物。刘邦意识到。
刘邦迅速拉开保险栓就要开枪,青年纵身一跃往樊哙身上踏去,壮汉立刻抬起盾牌,青年却重重踩上盾牌,在空中一拧腰身,利落地扑到刘邦身后。随后刘邦便被韩信用手臂紧紧锁住。
“我操!”刘邦重心不稳向后倒去,伸手想扒开韩信的手臂,韩信抬腿膝盖轻轻顶了一下刘邦的腰收紧手臂,斥道:“别动!再动拧下你的头!”
出师不利啊。刘邦向樊哙打了个手势示意撤退,对脸上流露出担心的壮汉眨了眨眼,樊哙眼神极好,立刻会意招呼其他人撤退。韩信便利落地捆了刘邦带了回去。

刘邦踢了踢地上蓝色的铝罐,笑道:“ARROW?没想到韩大匪徒也有点品位。”
韩信俯身拾起铝罐,白皙修长的食指勾住拉环微微用力打开,仰头饮了一口,烈酒冲得他病态苍白的脸上浮现一层红晕。刘邦瞥见他脖颈的线条心中一悸,掩饰似的大声道:“给老子喝点!”
韩信瞥了他一眼,自顾自喝着,刘邦见被忽视不觉有些怒意:“韩信!”
忽然红发的青年俯了身,吻上他的唇,将酒渡了过来。
刘邦脸上滚烫,不知道是ARROW的度数太高了还是有其它原因。他磕巴了一下大声道:“他妈、他妈老子又没让你喂!”
前几次出任务遇见韩信,他擦边球的事情就没少干,搂一把抱一下是常事,时不时还舔他的耳垂。偏是他总是抓不住韩信,明明触手可及,再往前便偏了方向。就这样心里梁子越结越大。这下可好,连他保留了三十年的老初吻也免费送上了。
“噢?抱歉。我以为刘厅长您喜欢这样。”匪徒饮尽罐中的酒,将铝罐随手一扔,铝罐发出“咔啦”一声响。匪徒双手揣兜,似笑非笑:“前天,还见厅长您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刘邦绞尽脑汁,半天才从旮旯里扒出他前天出任务的时候办成花心商人去夜总会里打听消息的事情。那里面群魔乱舞,俗脂庸粉,一个个往脸上抹了厚厚一层粉的女人往他身上凑,他现在还觉得鼻尖萦绕着廉价香水的味道。心中愤懑,不由骂道:“那也不是我想!”
等等。刘邦一愣,随后哈哈笑道:“我说,你这该不会是小女人吃醋的样子吧!”见韩信神色微愠,自觉在口舌上扳回一城,得意地摇头晃脑继续道,“不如你跪下来认个错,你爷爷我就原谅你?”
韩信被激地捺不住性子,正欲上前,刘邦神色忽地一变,大喊一声“樊哙来得好!”,韩信立刻转头,哪有半个人影?再回头,刘邦已挣了绑举起椅子向他砸来,韩信伸手一挡,刘邦顺势松开了椅子。眼看着椅子就要砸到刘邦头上,韩信果然伸手护住他,痛哼了一声,与此同时刘邦趁机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小韩信。
“操!”韩信忍不住一个哆嗦,咬牙切齿道,“你使阴的!”
“使阴的怎么了?没规定人民警察不能使阴的啊,”刘邦扬了扬眉,两人互瞪了一阵,忽然刘邦觉得有些不对劲:“我操!你他妈?你他妈?”
韩信趁他撇手的瞬间反客为主制住了还欲进攻的刘邦,神色再次恢复了波澜不惊,低哑着嗓音道:“你惹的火。”
“我他妈哪里知道你对男人感兴趣?”刘邦已经完全不顾作为警察的职责和素质,“我放弃抵抗,我他妈面对的不是匪徒他妈的是变态!”
韩信抬手一记肘击,把罗哩叭嗦的刘邦敲昏。
“手贱。”匪徒吐出两个字,给刘邦捆结实,“嘴贱。”打上死结。

刘邦醒来时口渴得厉害,往旁边望了望,床上睡着红发的青年,睡得很熟,呼吸绵长。睡梦中的他卸下了平常桀骜不驯的模样,安安静静,多了一丝他那个年龄该有的天真温和。
刘邦看得有些呆了,用力闭了闭眼,屏住呼吸慢慢翘起椅子俯身凑近,在青年淡色的唇上落下一个极轻极轻的吻。
刘邦正要坐回去,椅子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咔嚓”,刘邦心跳猛地漏了一拍,下一秒他的脸朝着韩信半敞着衣裳的胸口上砸去。
韩信猛地睁开眼睛,见是刘邦狼狈地趴在自己的胸口上,急促起伏的胸膛趋于平缓,戏谑地笑道:“刘大厅长这是想测测我的胸肌够不够结实,还是自己的脸够不够硬?”
刘邦被卡在一个奇怪的姿势上,背被椅子硌得发痛,他嘴硬道:“还不是你的椅子质量太差了,连人民警察的重量都承受不起!”
韩信道:“你这是想咬我呢还是想怎么呢把自己拧成这个姿势,为了逃跑这么不择手段的吗?”
刘邦粗声粗气道:“先给我换个椅子再说!”
韩信瞅他这样子好玩,掏出手机拍了几张,把刘邦气得龇牙咧嘴才小心地将他扶起来解开他的绳子。刘邦被松了绑,活动活动身子就要扑向韩信,孰料韩信伸出手作出一副准备抱他的样子,刘邦手一偏,硬生生在半路把拳头化成了拥抱。
韩信被刘邦抱住也是一愣,心道他什么毛病,想用手中的绳子把他捆起来,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反抱住了他。
“你什么毛病。”韩信道,“你他妈才是变态吧。”
刘邦呸道:“是你他妈先伸手要抱我的,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话音未落,韩信给他用绳子绑了几圈,打了一串死结后还打了个蝴蝶结。
“你神经病吧。”韩信说,“我要捆你你自己扑上来就抱住了我。”
刘邦翻了个白眼:“我神经病你就是智障。兄弟,你为什么要把我俩捆一起?”
韩信一愣,才发现自己把自己也捆上了。
“无所谓。”韩信说,“反正我手还能活动。”
“……”
“……”
“你再说一遍?”刘邦道,刻意蹭了蹭抵着自己大腿内侧无比精神的小韩信。
韩信伸手就要去取刘邦裤子后袋上的折叠刀,刘邦忘了两人还绑在一起,向后一侧身子,两人一起跌到了地上。
“……操。”刘邦的脑袋被韩信的右手托了一下,但还是被撞得不轻。韩信咧了一下嘴,没吭声。刘邦道:“你没事吧?”
韩信也没应答,蹙着眉头似乎在忍耐疼痛。刘邦虽还是气恼,但还是侧过身子:“你赶紧拿刀。”
韩信伸手去摸折叠刀,指腹从尾椎滑到臀部,刘邦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恼道:“你快点!”
韩信磨蹭了半天终于把刀取了出来,打开来一点点割着小指粗细的绳子。绳子一松,两人怀里皆是一空,同时微妙地变了神色。刘邦咳了咳道:“手给我。”
韩信便伸出了左手。
“别装懵。”刘邦没好气道,“右手。”
韩信迟疑了一下,抬起右手掌心向上递出去,刘邦捧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将手背翻过来,随后倒吸了口冷气。
几乎,半边手都蹭破了皮,血蜿蜒着顺着韩信的手流到了刘邦的手上,像一条系紧了二人的红线。

刘邦急道:“你药箱放哪了?”
“床头柜就有。”韩信说,看着刘邦急急地去翻柜子,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
刘邦找到药箱掏出绷带,将韩信的手抬起来,小心翼翼地给他缠上。韩信低声道:“刘大厅长这般关心我,我很是受用呢。”
刘邦瞪了他一眼:“都这时候了还撩骚。手疼不疼?”
“疼,可疼了。”韩信说,痞痞地笑着,“刘厅长给我吹吹就好了。”
刘邦竟真的捧起他的手,小心地呼了几口气。见他一副认真的模样,韩信喜欢得很,没怎么犹豫便低头去亲刘邦的唇。
“别闹。”刘邦沉下脸,伸手推开韩信的脸。
韩信也没在意,道:“刘厅长自觉把自己捆上?我手可疼了,动不了。”
刘邦白了他一眼,用绳子给自己右手手腕打了个结,另一端递给韩信。
“拿去。”他硬邦邦道,“等我把你逮到监狱里去,有你好看的。”

两人相安无事相处了几天,虽然刘邦时不时抗议韩信去哪里都要用绳子牵着自己一起跟遛狗似的,但同时他也很好奇韩信平常干的事务。
其实韩信干的事情无非就是给项羽解决一些内部人员的后勤需要,并没有接触到高层部门,因而刘邦想旁敲侧击的时候,韩信直接道:“我都不知道。老婆,你可别把我想象成大人物,我就是一跑腿的。”
刘邦翻了个白眼,韩信变着花样叫他“媳妇”,“老婆”,“亲爱的”,而所有这些都被他自动转换为一个单一的“你”。
邦哥坚信虽然自己弯了,但是在攻受问题上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之前要你考虑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刘邦道,他指的是几天前要招安韩信的事。
“说实话,我是一个商人属性的人,只要买卖不亏本,我都会做。但是你的提议并没有让我感到我有得到利益,洗白与否对我来说并没有关系,在组织里我照样可以依靠项羽的力量来去自如。”韩信道,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眼神,“正义这种虚无的东西,还是趁早弃去的好,利益才是一切。”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刘邦笑道,“如果再加上副厅长这个职位呢?”
“无趣。”
“再加上随时可以调配的三百人。”
“无趣。”
“每个月税后工资一万二,这可比你洗钱快多了。”
“无趣。”
“每年两个月休假。”刘邦状似无意地补了一句,“我提供住宿。”
韩信眯了眯眼:“刘邦,你很爱利用你自己的价值。”
“所以呢?”刘邦摊了摊手,其实他也忐忑得很。
“好在你价值还算过的去。为了验证我对你的真心和利益共同体关系,”韩信说着,用绳子给自己打了一个结,“成交。顺便告诉你,我不在项羽手下工作,是合作伙伴,我们的地位平起平坐。”
“我操。”刘邦骂了一句,伸手就要去解自己那端的绳子,“我反悔了,我留不住您这一尊大佛。”
“来不及了,你不在的日子里,我已经交代萧何扩张他的势力了,现在您的手下里有一堆定时炸弹。”韩信挑了挑眉,晃晃受伤的手,“更何况,您还要补偿一下您的利益共同体。”
刘邦悠悠地叹了口气:“被小崽子盯上了啊,老姜打不过新姜了。”
“别这么说,厅长,你好歹也是跟着我跟到沟里去的人。”见刘邦神色一僵,韩信眯起眼笑了,“上司,以后多指教了,来,先叫声老公听听。”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