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扁太夺回 4

RECAPTURE4
扁鹊的手隐形,对于太乙来说可不是件好事,他总感觉扁鹊看向他的眼神里写满了“看我这下怎么收拾你”。
太乙迈开小短腿走过去,踮脚拿走看似凌空飞起的药剂,塞上木塞蹬蹬蹬爬上小梯子放回原处再蹬蹬蹬爬下来,指着扁鹊努力表达自己面部表情所缺失的“愤怒”:“说了不许动吾东西了!”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扁鹊耸了耸肩。
太乙转身欲走,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拎起了自己的领子,接着他双脚离地--腾空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太乙踢腾着腿挥舞着手叫道:“扁鸟!放开吾!”
被称作扁鸟的扁鹊眯了眯眼:“抱歉,我听力不好--你再说一遍?你叫我什么?”
太乙瑟缩了一下,随后又义正辞严地大声说:“吾叫你扁鸟!放开吾!”
扁鹊伸手拍了太乙屁股一巴掌。
拍了太乙屁股一巴掌。
了太乙屁股一巴掌。
太乙屁股一巴掌。
一巴掌。
太乙大叫了一声用力挣脱了扁鹊,同手同脚跑了几步摔了一跤,慌忙爬起来继续逃到房间里“砰”地关上门。
扁鹊摸了摸下巴。完了,他好像玩大了,今晚没地方睡了。
其实扁鹊可以选择回家睡,但是他偏不,一个自然是因为懒,一个是因为他存了想逗逗着傻家伙的心思。他倒想看看这么个太乙真人到底忍不忍心把请来的医生丢在外面。
显然是不忍的。
太乙小心翼翼开了门,蹑手蹑脚走出几步便看见了黑暗中靠在墙上的扁鹊,忙站好让自己的脸显得严肃一点(大概就是。_。)。他咳了咳,见扁鹊睁开眼,抱紧了怀里的被子:“你进去睡。”
扁鹊走出几步,又回头看向他:“你呢?”
“吾出去睡。”太乙说完就准备走,被扁鹊拦腰抱起带回床上。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太乙眨了眨眼随后转身头一挨着枕头就睡了。
“脸皮真厚。”
扁鹊感慨了一句,将围巾解下叠作枕头,躺上了床。
看来不仅要琢磨怎么给太乙修复面容,还要找显形的药,虽然隐形也有好处,但毕竟还是会吓到病人不是?
扁鹊想象了一下病人受惊的模样,或许程咬金来拿药粉的时候会一板斧拍上来……
不,他还是明早就开始找解药吧。
翌日卯时,扁鹊睁开眼睛,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再看看身旁的小矮子,正十分不雅地呈“大”字形躺着。扁鹊把他的脚塞回被子里,再把他手规规矩矩摆在胸口前,下床拿了隐形的药剂往屋外走去。
战斗外的生活甚是悠闲,他有充足的时间寻找药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确认和别人约的下一场战斗是在两个时辰后,扁鹊往自己的药房走去。
扁鹊将隐形药剂倒到他的小瓶子里开始解析,这通常花了不了太大功夫。顷刻间小瓶子内的液体开始慢慢分层,他拿了支笔一一记下后将药剂装回药剂瓶里,再把他的宝贝小瓶子收回柜子里,随后他伸手点开了休息室。
扁鹊的休息室就是他的药山。天下所有能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药草长满了每一个缝隙。怪医走过去时便自动向两边倒开让出一条路。
不得不说由于隐形药剂成份太过复杂,扁鹊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满头大汗地从休息室里出来。
扁鹊扯了扯围巾呼了口气,将药草和几粒小果子放到桌子上,正打算开始研磨,手腕上传来“滴滴”两声,这是系统在提醒他准备战斗。他忙将药裹了起来放到一旁的抽屉里,快速进入准备室。
孙悟空和后羿正在聊天,见他进来打了个招呼:“怎么样?开始吧?”
扁鹊点头之后,四周的场景便被扭曲分解,再次结合起来便是熟悉的王者峡谷的场景。扁鹊打开列表看了一眼对战名单,意外地发现对面的第二位赫然显示着“太乙真人”。
哟,这是要打成医患纠纷啊。
扁鹊一边心里吐槽着,一边手上动作不停飞快地配制着毒药,要知道前期想压制对线可完全不能偷懒。
队里的貂蝉去了中路,蔡文姬和后羿去了下路,他也就自然而然要去上路了。再次看了下对面的名单,除了太乙外他还有可能遇见孙尚香,铠也有可能过来支援。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样的阵营代表着他前期要被压制了。
扁鹊估计对面的孙尚香在打野,迅速清了第一波兵后便打河蟹发育,不巧在最后一击时一个绿色舌头状的粘稠液体糊到了河蟹身上,成功抢走了野。
扁鹊抬头,果不其然看见太乙正坐在蹦蹦跳跳的炉子上,太乙对他无辜地眨眨眼:“是炉子要抢的,不关我的事。”
扁鹊欲说些什么,一声“大小姐驾到!”惊雷般砸到他身侧,与此同时一颗雷在他脚边炸开,跟着就是一枚子弹撞到身上。扁鹊暗道不妙转身想跑,身边一圈突然亮起了蓝色的亮光--这是中路的王昭君来支援的标志--随后他就在孙尚香的炮火中倒地。
可能最近的上路风水不好,扁鹊想着,看着孙尚香火力全开抢下一塔。
孙尚香正得意,却不知孙悟空埋伏在草丛中,等到这时王昭君回了中路,长棒一支几下敲死了孙尚香,而太乙却因伤害不够只得放跑了。
好在由于对面集火上路,下路和中路的塔都受了不少伤害已是摇摇欲坠,在孙尚香之后又赚了一个人头的孙悟空发育领先一截时不时来上路帮忙。对面乱了阵脚,挺顺利地就将对面拆到了只剩下三座高地。
五个人一合计决定团一波把对面的高地拆了,孙悟空先去抓了孙尚香,接下来四个人一拥而上迅速解决陆陆续续赶过来的三个人。扁鹊看了一眼列表,对面只剩下太乙,显示血量在快速回升,估计是在泉水里休养,于是招呼了队友推过去。
炉子载着太乙摇摇晃晃决定进行最后一搏。扁鹊看着小家伙脸上绷成一条直线的嘴,心下忽地一动。
身后的队友冲上去,所有技能都对准了太乙,小家伙抬手捂住脸,嘴里却坚持着吟唱驱使炉子战斗,倒下再站起来,再倒下。
水晶爆开发出刺眼的光芒,太乙正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躺在水晶前,朝扁鹊吐了吐舌头。
扁鹊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这家伙。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