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妖精5

妖精5
狐在喝酒。
他越来越喜欢喝桂花酿,法术化出的酒一天比一天浓。常常身未近,桂花味已先至。
树妖也是有嗅觉的,他简直无法忍受狐身上过于浓郁的桂花味,可是他又怕他一不注意,狐就又要拿着剑对自己的尾巴比划。
树妖也想帮忙,可是从怪医那拿了药,狐也不肯吃。
他怀疑再这样下去,狐迟早得郁郁而终。

半柱香的功夫,白龙已到了那片林子里开始寻找失恋的蠢狐,隔几尺闻到一股酒味,立即蹿了过去,果不其然瞧见了躺倒在地上的李白。
白龙化作人形,跑过去掐手就是一头雨向李白浇去。
李白一个激灵,但随后还是趴在地上,吭都不吭一声。
不得了了,比自己当初误会帝王和丞相有私情还颓废。
好歹他被白虎浇了一盆水后还拿起枪就准备干架。
韩信心道也不需要他有多清醒,贤者的事他就不信他会不在意,于是咳了两声道:“刘老三要举行一个宴会,邀请天下文人去斗文,庄子也去了,你要不要去……等等,听我说完。”韩信按住要蹿出去的李白,“把握好时机,该说就说,给我把儿媳带回来。”
李白抬手掐诀,糊了他一脸桂花。
韩信抹掉一脸桂花咳了几声:“这什么啊……熏死我了……”
“桂花。”李白说,“若细雪点枝头,有人回眸粲然笑。”
韩信呸他:“这我也会,你还是把你的才学收起来吧。你可聪明点跟紧我了。”说罢纵身一跃宛若一条银线飞去。
李白立时化为一只紫色的小雀,随后尴尬地点了点地,化为一尾白凤跟上。
“嗤,傻鸟。”白龙说着往皇宫的方向蹿去,后头的白凤被激得连连鸣叫几声迅速跟上。

两妖到皇宫时天色已有几分明亮,白龙见到一夜未眠的帝王心疼地哄他去睡,随后给李白安排了一间房还好心指给他庄周的房间。
李白马上就蹑手蹑脚凑了过去,见到心爱的人正躺在床上安心地睡着,嘴角不自禁勾起,这才肯去自己房间歇下。
李白房间靠北,隔着庄周三间房。翌日早上待韩信上完朝回来,便发现李白守在门口,吓了一挑:“你这是干什么?”
李白一副五好青年的模样:“教我隐匿术吧。”
韩信:“……”
韩信终于还是没拗过执著的李白,于是挑了个简单的隐匿术教他:“这个比较简单好学,只需改变颜色,不用隐匿气息足迹,对凡人来说这个已经足够了。”说着伸手捏诀,即刻韩信便没了身形,也隐了影子。
李白依葫芦画瓢跟着匿了身影,只是不过片刻功夫便消失了作用,于是被韩信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好好练”,开始在屋里反复练习。
总算能撑到半个时辰了。傍晚,李白迫不及待匿了身形往庄周的屋子走去。不巧,贤者关了窗关了门,估计在洗澡,李白却只能悻悻而归。
第二日,李白找韩信,要学穿墙术。
撞了无数次墙,门,柱子等等后,李白终于掌握了如何一边隐匿一边穿墙,于是兴致勃勃往庄周屋里走去。
贤者大开着窗,在窗前的桌子上铺了一大张纸似乎是在作文,隔很远便能看见。
李白:“……”
他还是匿了身形,越凑越近,快到窗前时,庄周吸了吸鼻子。
“桂花……”
皇宫里没有桂花。
再闻,味道已淡去了,庄周摇了摇头。
莫不是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
他自嘲地笑了笑,将案上那幅醉卧桂花树的狐的画收了起来。
明日便要斗文了,他还是好好想想要作何罢。

入夜,学了升级版隐匿术的李白匿了身形穿墙入了庄周的房。贤者正在睡觉,安静柔和的睡颜着实惹人欢喜,李白凑过去,直愣愣盯着他白净的脸。
接着他的目光被贤者淡色的唇吸引,因为体弱,他的唇不比常人的有血色,而是有些苍白。李白伸手正欲碰触,庄周蓦地睁开了眸子。
李白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甚至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床上的人起身,看向他的方向,时间久到李白都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的时候,那人轻叹了一声。
“今夜的月真圆啊。”
李白心下骤地一疼,月圆,团圆,他也知道,贤者脸上露出那般落寞的神情,大概就是因为孤身一人。
孤独,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李白伸手欲抱他,最终手只是僵在了半空中。
相隔不过寸尺,却仿若天涯。

帝王两天前便发出通告设宴邀天下文人斗文,今日文人墨客挤满了长安城。他们不全是来斗文的,也有来观文亦或观人的。
贤者身着蓝色衣袍出现的时候,引发了不少人的惊呼。与此同时,主持斗文的小官大声说道:“这次斗文有一特殊之处,优胜者可以挑选在场的任意一位参与者进行三天的交流,住宿由慷慨恩慈的君王提供,并且有资格参加今天晚上君王的宴会。中午的宴会便是给各位前来的大家共同享用了,祝你们写出优秀的文章。”
得知这奖励后,不少原本没有打算参赛的人也跃跃欲试,需知所有的文人都渴望和更高境界的人交流,那可是一大幸事。

韩信原本担心李白是否能赢过如此多的人,却发现他写桂花又暗喻情事家事国事三者的诗脱颖而出,也就放心了些,以为这回的主意可算是出对了。
为了确保李白能堂堂正正接近庄周,他可是费了一番心思,和帝王商量了许久才琢磨次这个主意,却也怕李白才华不够被压一头。好在已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文官始终没有找出比李白更优秀的文章来。
韩信已经自信地开始想象李白如何感恩戴德感谢自己给他和庄子牵红线,文官那传来一声惊呼,他当即心下一跳,凑了过去。
文官摇了摇头,感慨道:“同为咏桂,一个情事家事国事三事合一,一个写人写花写天人为一,一个笔法肆意浪漫,一个文章沉稳内敛,下官实在难以论断。”
帝王闻言,取过文章一看,不觉轻轻摇头:“桂冠,非此人莫属。”
韩信实在好奇起了这超过李白那般优秀作品的文章的主人,凑到帝王身边凝眸看向署名,却见那大大的娟秀三字不正是庄子休,庄贤者是也。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