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寻蝶

妖精 4
狐救过贤者后便重新藏匿了起来,他自以为藏得很巧妙,而此后也只需要在贤者需要时出现,却不知贤者早已在他救他那次之后便发现了他的存在。
庄周自发现了狐的存在后对周边事物更加留意,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发现一踏稻垛里有一个小小的洞,刚好够狐安身。
庄周沉吟片刻,回去后便不论鲲如何着急也不肯喝药,终于在一个露重的早晨晕了过去,晕之前还特意调整了角度,让自己像上次那样不是靠着鲲倒下。
狐去吃了果子回来便是看到鲲又是在那急得打转的模样,慌忙赶过去将晕倒的人抱回家中,随后便跌跌撞撞地离开。
庄周醒来时果不其然已经呆在屋中,鲲正一晃一晃地追自己尾巴玩,见他醒来忙将药壶推过来。庄周留意了一下四周,小家伙虽然已经足够细心,但还是在鲲身上留下了一小撮毛,估计是刚过去还未变成人形时不小心被鲲蹭到的。
鲲此刻如果心智已开,一定会告诉庄周,贤者大大,我只是受到了您的影响干了您想干的事,怼了那只破狐一下啊。

确定了狐的存在后,庄周就彻底放弃了服药,等到他智商上线想到自己可以装昏的时候,鲲已经对他的晕倒之频繁到了一种习以为常的地步。
而狐在这段时间里始终在坚持修炼,也因此庄周所能看到的狐留下的踪迹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明显,以至于他终于下定决心装昏,见到狐后摊牌。
喝了一服药,鲲看他的眼神仿佛他今天有点不正常,他拍了拍鲲的头,早早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庄周给鲲交代了一下自己晕过去后反应就和平常一样就行,鲲正拱着小饼干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
那天狐没有来。

庄周不明白为什么狐没有来,难道前几次都是他的错觉?狐确实只是恰好路过时才会出手相救,而大部分时候都是鲲将他带回来的?
或者,是狐喜欢的人出了什么事,狐无法抽身?
那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他再怎么说,顶多也只是个朋友的存在。
鲲听得到他的心声,只是鲲心智尚未达到人类的平均水平,最多只能感受到悲伤无奈的情绪,仅此而已。
连安慰也做不到,因为他不知道庄周为什么伤心。
对他来说,不过是少了一个分饼干的小妖精,可是对他的主人来说,却像少了一年份的饼干。
难道妖精在走前偷了很多饼干吗?鲲想。
妖精只偷走了一个心啊。

那天过后,庄周终于在鲲的不断催促下,每天坚持喝一服药,那让他感觉身体好受了很多。他决心要忘掉狐的事,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找他。
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他不想去找他。
只是两人似乎注定有什么羁绊,就在庄周安安心心收好了所有的粮食,天气开始进入冬的时候,庄周打算去再买几匹布,因为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摸了摸枕头下为数不多的碎银,庄周咬咬牙还是踏上了去集市的路。
偏是在此时,庄周发现了卧在稻垛中的狐。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虽然没有见到狐,庄周还是没有将那个稻垛移走,而他也是没有想到这竟然差点成了狐的坟墓。
贤者赶忙将已经冻得四肢僵硬的狐抱回家去,看着窝在被子中的狐,一时间神色有些复杂。
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在两人分别了将近半年的时候,又相见了,而且是以这般特殊的形式。
狐被裹在被子里放在火炉旁,又在迷糊间被贤者抱着灌了一碗的药,打了个嗝后,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

狐看清晰了眼前的人,瞪大了小眼睛,接着疯了一样整只狐扑到庄周身上,庄周尚在愣神,狐已经变为人形将他压倒在地上。
庄周伸手带着点抚慰性质地拍了拍李白的背,李白越发用力地搂紧他,他低声哄着:“好了好了,我在。”
妖精半天才松开贤者,坐直了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先开口询问亦或聊聊近况。
庄周咳了咳,说道:“好好休息。”
接着便没再开口,两人望着彼此沉默。
“……没了?”李白说。
“以后别到处乱跑,我追不上你,只能原地等你回来。”庄周说,看着紫发的人似懂非懂的神情,“还有就是……”庄周顿了顿,“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也不要想不开。”
李白怔愣了一下,低头看着火光,庄周以为他是被说中了心事,便也没再说话,端着药壶出去给自己熬药。
再回来时,被窝里除了一点温度什么也没剩下。
庄周扯了扯嘴角,心中滋味如饮了比那药还要苦上甚多倍的物,煎熬至极。

狐最近心情似乎越来越差,甚至还有一点和兄弟小蛟龙打了一架。
据说是因为小蛟龙在玩吹泡泡的时候不小心淹死了一只蝴蝶,狐突然便大打出手。
树妖为了照顾受伤的狐,还不得不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怪医给的药,即使如此,狐还是休息了三四天才恢复好。
狐好后继续成天往贤者家里蹿,只是贤者似乎身体好了一些,狐没有什么机会接触他了。
狐觉得有点可惜,又有点开心。
他没倒下也好……
日子不知不觉过去,狐没注意到天气的变化,一个失误竟然冻晕在了草垛里。
虽然贤者救了他,但是贤者那番话却将他的心推入万劫不复。
狐在树妖身边刚刚懂了一些词的意思,“喜欢”“爱”“迷醉”。
他觉得他大概是喜欢贤者的,只是贤者既然那样说了,也就是贤者不喜欢他。
大概这就是一种病吧。
相思成疾,痛入骨髓,药石无医,心甘情愿。

狐颓然地回来的时候,树妖正在和怪医养的小虫精交流感情。
见狐摇摇晃晃回来,树妖直觉大事不妙,慌忙去扶他。
狐说:“大楚兴,陈胜王。”
树妖:“……啥啊。”
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问我,我是不是陈胜家的狐,怎么会说人话。”
“我只想做他的狐啊。”
狐说,一滴亮晶晶的液体在眼睛旁挂着不肯落下。
“若得他回眸,该有多幸运。”狐窝成一团,闷闷道,“可惜,白无这个命了。”
便是如此,也甘愿万劫不复,于是终于得偿所幸,寻了粉身碎骨。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