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扁太 夺回 3

RECAPTURE 3
太乙把柜子里的内裤和床上的药剂瓶各归其位后才有脸开门,刚开门便看见炉子正贴着墙壁滚来滚去,太乙着实吃了一惊:“你这是在干什么?”
炉子停止滚动面朝墙壁站直:“没没没没没没什么,我太开心了!”
太乙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终于带了人专门修它才如此开心,而炉子事后表示,可能是因为它的面部表情没有人类那么丰富,太二才没有理解它害羞的意思。
害羞的原因则是太二终于有人帮他修复肌肤了,这么稍微再进一步,不就等同于他有人要了吗,再进一步不就等同于以后都有人管他自己不会再轻易受伤了吗。
炉子的美滋滋。
扁鹊看到太乙画风清奇的卧室确实吓了一跳,且不说太乙为什么要把工作室和卧室合为一体,角落里是为何要摆一个大大的哪吒塑像,乍一看像个真的人一般。
太乙注意到他的视线,搓了搓手道:“那是吾徒弟的塑像,放这吾能安心点。”以防他因为乱配药剂把别人气得要来拆他屋子而他出去都不敢出去。
扁鹊对于他乱配药的事有所耳闻,毕竟有不少烂摊子都是他收拾的,比如瘪了的梦奇,睫毛长到三寸的貂蝉,隐身的兰陵王因为不能穿无法隐形的衣服裸奔找花木兰半路的时候隐身效果失效……诸如此类,估计太乙是被教训过了不少次。
一个炼金师好好的器械不做,非要做药剂祸害众生,总算被他逮到了。
就当做个善事,他收了这祸害算了。
扁鹊围巾后的嘴勾起弧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扁鹊以研究炉子以便治疗的名义暂居在太乙家,太乙摊手无奈地告诉他由于自己作死欠了一屁股债所以他只有一张床,扁鹊则表示那我只能委屈自己挤挤了。
太乙暗自咬牙,如果扁鹊要留下来,那么他就只能厚着脸皮顶着他黑炭般的脸出现了,毕竟睡觉还穿着袍子实在是不好受。
救人的代价……
太乙暗自叹了口气,拎着他画满绿色药瓶的睡衣去换衣服。
太乙扭扭捏捏回来还在纠结自己如何面光的问题的时候发现扁鹊正拿着他的一瓶黄色的药剂瓶转来转去地研究,顿时大吃一惊:“别动那个药瓶!”
谁知他这一喊把扁鹊吓了一跳,手一抖,将瓶中的蓝色液体尽数撒到了左手上。
下一刻,扁鹊的左手开始慢慢消失了。不是腐蚀,只是单纯的,就这样消失了!
扁鹊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左手,手还在,但看不见了。
莫非……扁鹊看向在一旁墙角瑟瑟发抖的太乙。他中奖了,抽到了隐身药水?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