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扁太 夺回 2

“吾…吾只是个炼金师。”太乙哆嗦了一下,“吾只有一个炉子可以给你……”
“炼金师?”扁鹊挑了挑眉,“你叫什么?”
“吾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皇家炼金师太乙是也!”太乙晃了晃食指,瞧见对面的人看智障的表情忙收回小指头,接着又反问,“你是谁?”
扁鹊尚在琢磨这个似乎在记忆中似乎有几缕影子的人,便随口道:“江湖行医扁鹊。”谁知这句话引起了对面小家伙的极大反应:“扁鹊?你就是扁鹊?”
“正是。”扁鹊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怎么?”
太乙嘿嘿一笑,大概是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这么说是因为扁鹊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中一个诡异的弧线):“小医生,你有没有什么药,能修炉子的呀?”
扁鹊这才想起此人正是有着一个有生命的炉子的太乙真人,而且……似乎自己之前出手救过被炸成焦炭的他。不过看眼前这人的反应,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曾被他救过。
于是扁鹊假装很惊讶道:“一个有生命的炉子?”
“是啊!世间仅此一个的(刻薄)炉子!”
扁鹊注意到太乙的嘴型,忍着笑继续道:“我只是个医生,怎么修补炉子?即使炉子有生命,也仅是一个炉子。”
太乙踮起脚神神秘秘地凑近他的耳边:“总之,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炉子,人类的药对它有用,吾试过。”
“那你怎么不给他用药?”扁鹊有心逗他,不知不觉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吾这不是……嘿嘿,没钱了嘛。”太乙尴尬地挠挠头,“你若是要报酬,吾那一屋子东西你随便挑。当然……能把吾脸给治好就更好了……”
估计是自己觉得不大可能,太乙越说越小声,出于当医生的责任感,扁鹊拍了拍他的肩:“我尽力。”
扁鹊这么说也是前阵子帮貂蝉琢磨了点美容药,貂蝉为了报答给他送来了一种西域的奇药,据说能使人受损的肌肤恢复如初,因此他才敢说出这样“准备尝试”的话。
太乙当他是在安慰自己,也没放在心上,拉着扁鹊便往家里走。而扁鹊也是走出了几里开外才想起应该是太乙给他帮忙,现在倒好,他又摊上了一个“修炉子”的破事,最终也只有无奈地轻笑一声,跟上向他招手的太乙。
太乙兴奋地拉着扁鹊给炉子介绍时,炉子难得没有在那呱吧呱吧,反而乖巧地看着扁鹊,一炉子上似乎都写满了谄媚,等太乙罗嗦完了立刻用它的男低音开心地说道:“你好你好!可算把你盼来了!”
太乙以为它的意思是终于有人来修它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破炉子……”
然而那头扁鹊与炉子已是相谈甚欢,他也只得吐吐舌头转身去打理自己屋子里乱成一团的东西好让扁鹊不至于连坐的地方也没有。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