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鱼酒
*梗是蜃楼王皮肤的小吐槽
*自己也不知道是甜是虐

1

庄周正在城郊闲逛,对面摇摇晃晃过来一个人。棕发蓝眼,长得很是清秀,蓝色的眸子里满是醉意,加之虚浮的步伐,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喝醉的人。

庄周本打算就这样路过,不料那醉汉晃了又晃,最后竟是倒在了庄周身上。

……故意的吧。

虽是这么想着,庄周仍是没有推开这个人,反而扶起他使之有个更舒服的姿势。

约摸是醉得太过,男子打了一个酒嗝,睁着迷蒙的眼,抬手指向庄周。庄周一愣,那人开口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洋人?”

庄周好笑地压下他的手,道:“你喝醉了,我不是洋人。”

“那你的衣服……”男子抬手抓住庄周金色的袖袍,还欲说什么,忽然一仰头闭上了眼,把庄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不觉摇了摇头低笑了一声。

“真是……”

2

那日将醉汉背回家后,庄周就多了一个照顾人的工作。好在这个醉汉醒来后也算乖巧,接过醒酒药喝了下去,随后再次倒头大睡。

庄周从别人那打听来家中这位便是青莲剑仙李白。次日,回到家中时李白正蹲在鱼缸前盯着他缩小的鲲,于是走过去道:“剑仙对这小鱼感兴趣?”

李白回头一看,见是他忙起身露出一个笑容:“你好,这几天麻烦你了。我想打听打听,这附近有没有一位叫作庄子休的贤者?”

庄周本想开口道我就是,话到嘴边改成了“我改日帮你问问,你先多歇息些”。看着剑仙真诚感谢的笑脸,庄周心中低声抱怨,自己怎么忽的就想逗逗他。

3

相处的几日里,庄周听着李白诉说如何如何钦慕贤者大人,嘴角都不禁带起一丝笑意,那人倒是神经大条毫不在意,有时说着说着像姑娘家一般红了脸,庄周便打岔道:“怎么,你还想和贤者拜天地?”

“还要拜高堂呢。”

庄周听到这句话,权当玩笑只是一笑带过。李白叼着草看着他,脸上红还未褪尽,眼底倏地闪过一丝复杂神情。

庄周正俯身去照顾变成小鱼的鲲,猛地被人抱住,剑仙温暖的体温透过衣服转来,熨帖得他心底越来越暖。

“我不找贤者大人了,洋人,我和你在一起吧。”

庄周僵着身子不知如何回答。相处的这几天他们关系越来越近,自己也不敢说对他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他先前还说“还要和贤者拜高堂”,现在又说“要和洋人在一起”,即使自己便是贤者,也还是感觉怪怪的。

他起身不动声色地推开李白的手,脸上的笑容有些疏离:“别开玩笑了,明日我便带你去找贤者。”

4

李白很早之前就见过庄周。两人都还是小孩的时候,小李白拿着剑蹦蹦跳跳,看见小兔子小狐狸都欲提剑练练手。那日他照常想练手,瞧见一只小狐狸抬手便将剑刺了下去,孰料一人伸手阻住了剑,锋利的剑瞬间就将白嫩的手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李白吓了一跳,看向那个挡剑的小男孩,清瘦的身形,微抿着唇,眸色一边碧绿一边鎏金,美得像谪仙人。

李白给自己鼓了鼓劲,开口仍是有些紧张,结结巴巴:“来,来者何人!”

小男孩怔怔地看着他,轻声报上名字:“庄周……”

啪嗒。

突然一声响李白又是一惊,凝眸一看原来是庄周手上伤口流出的血滴在枯叶上所发出的声响。他慌忙带着庄周去取药,一边包扎一边道:“你当时怎么伸手去挡?傻不傻?”

庄周看着窝在脚边的小狐狸,温柔道:“若我不挡,他便要受伤了。”

李白“嗤”了一声,手上包扎的动作却越发温柔尔小心翼翼。

“行了。”他拍了拍自己打的拙劣的蝴蝶结,“好好养着。”他抬头,目光正好撞进庄周温柔的目光里,磕巴了一下,魔怔一般道,“我以后,一定会去找你。”

5

李白不知道自己那日是怎么被庄周拐上床的。

明明庄周小时还人畜无害,被他照顾,几天前也温温柔柔地照顾他,甚至片刻前还带着疏离的笑容——

“庄子休……起开……”

庄周无动于衷继续趴着,似乎执意要把身下的人当成鲲。

李白伸手胡乱扒拉了几把表示不满,随后手被人捉住吻了一口:“睡觉,明天带你找贤者。”

“你……”你不就是贤者吗!

剑仙欲哭无泪,挪了挪身子试图找一个舒服点的姿势,却被贤者阻住动作。

“别闹……莫不是你还想再来一遍?”

“没有!”

李白半被迫半自愿地搂着庄周,心里咬牙切齿以后再也不开贤者的玩笑了。好在最后自己找贤者那么久没有白废,虽然结果和预想中的有些差别,但总的来说差不多。

殊不知,贤者可也是等他好久了。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