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狗绝不骂人

在写信邦长篇
最近头疼
佛系涨粉,佛liao

鱼酒 再会

*深夜来一篇吧,结束了我就睡。
*掉粉的悲痛。
*无力的小短篇。

第一次见面,庄周站在黄泉边,李白在黄泉里。

两个鬼魂呆愣愣地相望,半天李白才磕磕巴巴道,我,我是李白。

啧,好烦,自己怎么结巴了。

站在岸边的绿发青年微微眯着眼,鎏金色的右眼像淬了太阳的颜色,被刘海遮着深深浅浅,看着迷蒙而暧昧。

庄周。

蝴蝶扑啦啦地落在他的发尖上,蓝绿的翅膀似乎是因为有荧粉的缘故发着光,不知怎么有些晃眼。

两人熟识以后便越聊越多,至于风花雪月聊得也多。多是李白在讲,庄周在听。

李白用手支着头,用不甚在意的口吻编写着各色女子,眼角余光偶尔捕捉到对面那人微蹙的眉头和有些压抑的神情,心底都会笑开一朵花。接着挥挥手说着自己只是听别人道来,自己从未踏足风流之地。

于是那人放松了些神情,翠绿色的眸发呆一般盯着自己指尖上的蝴蝶。

两个人在鬼界游荡,甚是潇洒惬意,偶尔也来一碗小酒,看彼此的轮廓模糊在视线里。

在鬼界游荡的鬼多有执念。庄周问起过李白因何没有投胎转世,反倒是在鬼界游荡,李白反问一句你呢?

庄周道,想多看点再走。

李白笑了,眉梢眼角都像染了蝴蝶的光,梦幻绮丽。

他说,那想必李某便是来陪你的。

看惯了蝴蝶光的视线忽地晃了一下,突然觉得那眉梢处的笑意直直抵达心底。

世间的时间过得快。也许是因为容貌维持着少年模样不会改变的缘故,两人不曾觉得时间快过。

时间,永远都是他们眼里桃花树的一壶小酒,一篇小诗。是彼此眼里倒映的星光,蓝色的蝴蝶翅膀。

晃晃悠悠过了约摸有几个年头的时间,某日李白突然对着那个身侧的人说,我觉得我喜欢你。

像是穿梭回了真正的少年时光,庄周看着眼前人认真的神色,左处胸膛里那个家伙狂跳不停,连周身的空气似乎都因此变得甜腻。

他听到自己说,我也是。

他向前了点,往那个鬼魂的唇角上落下一个吻,蝶翼一般轻盈。

那个鬼魂轻笑了一声算作回应,随后亦报复给他一个印记。

鬼界几乎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天永远阴阴沉沉。

那天那个鬼魂在阴沉的天下俯在他耳边吟诵最好听的诗,眼角一抹飞红烫得他整个心脏变得温暖起来。

很多次他和他一起悄悄去看人间的月亮,心就被那样的温暖包围。

李白打算转世的那一天,庄周静静地看着他,说要一起走。

李白笑着说,没准转世了就能以人的身份在一起了。

庄周没说话,点着头,心里却说忘了该如何是好。

李白揉了揉鬼魂柔软的发,低声道,不转世要是被那几个老家伙再瞅见,就要魂飞魄散。

知道他是认真的,鬼魂也就认真了起来,慢慢附和上一个吻,落在眼角。

李白笑,这是留下了什么印记吗?

转世很顺利,两人都各自投了户好人家。

那天庄周难得离开他热爱的被窝出来玩,就瞧见有一个俊秀的小男孩叼着根草在河边看着他,眼角一颗泪痣平添了一分那年纪不该有的媚。

他着魔一般走过去,说,我叫庄周,你呢。

姓李,名白。

评论 ( 10 )
热度 ( 28 )

© 韩二狗绝不骂人 | Powered by LOFTER